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理论经验 >> 弗洛伊德游戏理论及启示

弗洛伊德游戏理论及启示


弗洛伊德游戏观点及对学前教育的启示
袁娜娜 摘要:游戏是弗洛伊德关注的重点。本文通过对弗洛伊德人格构成理论的梳理,归纳 总结了其理论中关于儿童游戏的观点, 并初步探讨了其对学前教育的积极启示: 一是促进儿 童“自我”的形成和人格的发展;二是疏导儿童的情绪,保持其身心处于积极的健康状态。 关键词:人格构成理论;唯乐原则;强迫重复

游戏理论是对游戏的实质、原因、发生发展和意义系统化的解释。按照理论 出现的时间可以将其分为早期的游戏理论和现代游戏理论。 现代游戏理论包括精 神分析学派的游戏理论、认知发展游戏理论、社会历史学派游戏理论等。其中在 现代西方心理学派中, 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精神分析学派是最重视游戏问题的学 派。[1]虽然他们的理论不可避免的带有时代的局限性,但是不可否认,这些观点 在今天仍有重要的意义。 一、 弗洛伊德理论概述

弗洛伊德关于儿童游戏的思想并没有成为理论体系, 在其整个理论体系中只 占有很少一部分,要了解其游戏观点,就必须从其人格发展理论入手。 (一) “本我” 、 “自我”与“超我” 弗洛伊德认为,人格是由三部分构成的“本我” 、 “自我”和“超我” 。 “本我” 是人格的基本结构,是有与生俱来的原始本能冲动所组成的,处于无意识之中, 遵循“唯乐原则” 。 “超我”是人格中最高层次和理想的部分,代表着人的理性, 是社会规则的内化。而“自我”是从“本我”中分化出来的,是意识的主体结构 部分,在“本我”与“超我”之间起着调节平衡矛盾的作用,它努力使“本我” 得到满足, 但又依照社会规则和客观规律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自我” 调节着 “本 我” ,与之对立,是部分意识的参加者,他的任务是使“本我”与外部世界更好 的协调, 并采取某种方式转移不能被社会接受的本能冲动。 在弗洛伊德看来, “本 我” “自我” “超我”相互交织在一起,共同构成人格的整体。他们各自代表着人 格的某一方面: “本我”是生物本能我, “自我”是心理社会我, “超我”是道德 理想我;他们追求不同的目标: “本我”追求快乐, “自我”追求现实, “超我” 追求完美。当三者处于协调状态是,人格呈现健康的状态;而当三者关系发生错 乱时,就会产生心理疾病。[2]

(二) “唯乐原则”与“强迫重复” “本我”处于人格构成的最底层,与外部世界不发生联系,所以智慧受到一 种愿望的支配,即遵循“唯乐原则” 。[3]本我遵循唯乐原则的目的就是消除人的 紧张, 因此可以说本我的目的是趋乐避苦。虽然唯乐原则是作为性本能的方式长 久而固执的存在, 但是严格的说,唯乐原则支配着心理活动的整个过程的观点是 不正确的。 如果这种的观点是正确的,那么绝大多数的心理过程就必定会产生愉 快的情绪体验,然而,经验告诉我们并非如此。弗洛伊德认为,人心中存在一种 强迫重复,其作用超过了唯乐原则。强迫重复是被压抑的东西的力量的重复。在 强迫重复的作用下所经历的体验必定会使自我感到不愉快, 但是这并不与唯乐原 则相冲突, 因为对于某个系统来说的不愉快,可能同时对于另一个系统来说就是 一种满足。[4] 二、由弗洛伊德理论引申的游戏本质 通过对弗洛伊德的人格构成理论的梳理,我们可以发现游戏是其关注的重 点, 虽然他关于游戏的观点并没有成为体系,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从中归纳总结出 以下观点: (一)满足儿童的愿望 弗洛伊德认为, “自我”调节和平衡“本我”和“超我”之间的矛盾,某种 程度上是在游戏中获得的。游戏为儿童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使儿童能够满足 在在现实生活中不能被满足的愿望。由于游戏是部分与现实相分离的,因此它允 许“自我”自由的调节“本我”与“超我”之间的要求。游戏作为一种假装的或 者想象的行动, 可以使儿童用自己方式处理现实生活中由于承认的压迫和限制不 能做,但是对他们而言具有特殊意义的事情。弗洛伊德认为,人在儿童期的愿望 就是长大成人,做大人能做的事情,但是这种愿望是不可能立刻实现的。[1]儿童 在“娃娃家”的游戏中以成人的角色自居,模仿成人的活动,即是他们在寻求这 种愿望的满足。 (二)宣泄不良的情绪体验 弗洛伊德认为游戏不但能满足儿童在现实生活中不能被满足的愿望,也能帮 助儿童释放因“本我”受现实压制而产生的不良情绪体验,如紧张等。他认为儿 童在游戏中重复每一件真实生活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 在这样做时, 他们发

[4] 泄印象的力量, 并且使自己成为这种事情的主宰。 当然, 这种印象深刻的事情,

并非只会令人愉快, 可怕地游戏体验也可能成为游戏的内容。 弗洛伊德认为这是 一种“强迫重复”的现象。 “强迫重复”是唯乐原则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即事件 可能是由某种不愉快的刺激引起的, 但是其目的是要消除紧张产生愉快或者避免 不愉快。[1]在弗洛伊德后期的著作中曾经提到过一个一岁半的男孩不断重复“丢 失”和“寻回”动作的游戏,这可能是对他母亲突然离开不见又重现的补偿。起 初由于他手中的玩具不见了,导致他处于被动地位,获得一种消极性体验,但是 通过将这种体验当成是游戏来重复, 他却因此获得了主动性地位。 这个孩子从消 极体验的被动接受者转变成游戏的执行者, 从而就把不愉快的体验转嫁到了他的 玩具身上,他以这种方法在一个替身身上得到了报复。 三、对学前教育的启示 诚然,弗洛伊德的理论有其局限性:强调本能,忽视了环境等外部因素的作 用;带有明显的临床诊断色彩,使其带有浓重的主观色彩等。[4]但是不可否认弗 洛伊德关于儿童游戏的解释仍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首先, 他开启了游戏理论建构 的新纪元。在方法上,他使用临床法等,有一定的严谨性,而早期游戏论的学者 大都是借助了思辨的方法总结经验; 在内容上, 他开始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游戏 的本质, ,而之前的学者大都是从哲学角度入手的。其次,弗洛伊德关于游戏的 思想也在现代也有不可忽视的教育意义。 (一)促进儿童人格的发展 游戏是儿童整合和建构他自己的生活经历与人格的重要方式, “自我”的 发展某种程度上是在游戏中获得的,游戏使儿童成为“他自己” 。[1]因此,我们 借助游戏促进儿童“自我”的形成以及人格的发展。在游戏中,儿童通过对游戏 规则的理解和执行, 通过对游戏过程中的冲突与合作, 促使儿童体验规则的公正 和互惠, 学会站在他人的角度上看问题, 学会用大多数人能够接受的方法处理问 题,这都有益于健康人格的构建。但是应当注意的是,在借助“游戏”着一种手 段时,应当注意要充分尊重儿童自主自愿的权利,给儿童充分的自由和空间,不 要对其做过多的干涉,让儿童自主的选择游戏,自主的决定游戏的玩法等。 (二)重视儿童情绪的疏导 研究表明,情绪是影响个体心理健康,导致心理异常的重要因素。良好的情

绪可以使人的身心处于积极的健康状态, 有助于个体的行为适应和心理健康; 而 消极的情绪则会是人的心理体验失去平衡,可能还会造成生理机能的失调。 [5] 因此要保护和鼓励积极的情绪,疏导和消除消极情绪。弗洛伊德的观点认为,游 戏能补偿儿童现实生活中的不能被满足的愿望, 想象性游戏可以把想象中的事物 和现实中的事物联系起来,并从中得到快乐;并且通过游戏,又能再现那些消极 的情绪体验,宣泄和抒发情感,缓解心理紧张,减少忧虑,从而使儿童能更好的 适应现实世界,并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因此首先要给儿童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以便他们能够自由自主的游戏; 其次在幼儿园中要积极促进区角活动的开展, 鼓 励儿童玩一些想象性游戏或者角色扮演游戏。

参考文献: [1]刘焱.学前游戏通论[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84-109 [2]苏隆.弗洛伊德十讲[M].北京:中国言实出版社,2004:132-135 [4]弗洛伊德.弗洛伊德后期著作选[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11-15 [3]沈德灿.精神分析心理学[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5:85-104 [5]林菁.弗洛伊德的人格发展理论对儿童心理健康教育的启示[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 学社会科学版) ,2001(2)133-137


赞助商链接
更多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