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教育 >> “游戏国”的看客

“游戏国”的看客


“游戏国”里的看客
读《示众》、《孔乙己》、《药》等

……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 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 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 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 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 神,…… 《<呐喊>自序》

示 众

/> (街景一)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西城, 一条马路。
? ? ? ? ? ? ? 火焰焰的太阳。 许多狗都拖出舌头来。 连树上的乌老鸦也张着嘴喘气。 远处隐隐有两个铜盏相击的声音,懒懒的,单调的。 脚步声。车夫默默地前奔。 “热的包子咧!刚出屉的……。” 十一二岁的胖孩子,细着眼睛,歪了嘴叫喊。声音 已经嘶嗄了,还带些睡意。 ? 破旧桌子上,二三十个馒头包子,毫无热气,冷冷 地坐着。

胖孩子像反弹的皮球突然飞跑过去—— (街景二)马路那一边
? 电杆旁,一根绳子,巡 警(淡黄制服,挂着刀) 牵着绳头,绳的那头拴 在一个男人(蓝布大衫, 白背心,新草帽)背膊 上。 ? 胖孩子仰起脸看男人。 ? 男人看他的脑壳。 ? 围满了大半圈的看客。 ? 秃头的老头子。 ? 赤膊的红鼻子胖大汉。 ? 秃头弯了腰研究那男人 白背心上的文字:“嗡, 都,哼,八,而……” ? 白背心研究者发亮的秃 头。 ? 胖孩子看见了,也跟着 去研究。 ? 光油油的头,耳朵边一 片灰白的头发。

又掷来一个“皮球”—— (街景三)一个小学生向人丛中直钻进去。
? 雪白的小布帽,一层又一层的 ? 人 ? 一件不可动摇的东西挡在前面。? ? 抬头看。 ? 蓝裤腰上一座赤条条的很阔的 背脊,背脊上汗正在流下来。 ? 顺着裤腰运行,尽头的空处透 ? 着一线光明。 ? 一声“什么”,裤腰以下的屁 ? 股向右一歪。 ? 空处立刻闭塞,光明不见了。 ? 巡警的刀旁边钻出小学生的 头,诧异地四顾。 外面围着一圈人。上首是穿 白背心的,对面是一个赤膊 的胖小孩,胖小孩背后是一 个赤膊的红鼻子的胖大汉。 小学生惊奇而且佩服似的只 望着红鼻子。 胖小孩顺着小学生的眼光回 头望去。 一个很胖的奶子,奶头四近 有几根很长的毫毛。

“他,犯了什么事啦?……” 大家愕然回看—— (街景四)一个工人似的粗人低声下气请教秃头。 ? ? ? ? ? ? ? ? ? 秃头不做声,单是睁起了眼睛看定他。 他被看得顺下眼光去,过一会再看。 秃头还是睁起了眼睛看定他。 别的人也似乎都睁了眼睛看定他。 他犯了罪似的溜出去了。 一个挟阳伞的长子补了缺。 秃头旋转脸继续看白背心。 背后的人竭力伸长脖子。 一个瘦子张大嘴,像一条死鲈鱼。

巡警,突然间,将脚一提—— (街景五)大家愕然,赶紧看他的脚。
? ? ? ? ? ? ? ? ? ? 然而他又放稳了。 大家又看白背心。 长子擎起一只手来拚命搔头皮。 秃头觉得背后有些不太平,双眉一锁,回头看。 一只黑手拿着半个大馒头正在塞进一个猫脸的人的嘴 里去,发出唧咕唧咕的声响。 忽然,暴雷似的一击,横阔的胖大汉向前一跄踉。 同时,从他肩膊上伸出一只胖得不相上下的臂膊来, 展开五指,拍的一声正打在胖孩子的脸颊上。 “好快活!你妈的……” 胖大汉后面就有一个弥勒佛 似的更圆的胖脸这么说。 胖孩子转身,想从胖大汉的腿旁的空隙间钻出去。 胖大汉将屁股一歪,塞住了空隙,恨恨地问道: “什 么?”

? 胖孩子就像小鼠子落在捕机里似的,仓皇了一会, 忽然向小学生那一面奔去,推开他,冲出去了。 ? 小学生也返身跟出去了。 ? 抱着小孩的老妈子忙于四顾,头上梳着的喜鹊尾巴 似的“苏州俏”碰了车夫的鼻梁。 ? 车夫一推,推在孩子上; ? 孩子转身嚷着要回去了。 ? 老妈子旋转孩子来使他正对白背心,指点着,说道: “阿,阿,看呀!多么好看哪!……” ? 挟洋伞的长子皱眉疾视着肩后的死鲈鱼。 ? 秃头正仰视那电杆上钉着的红牌上的四个白字,仿 佛很有趣。 ? 胖大汉和巡警都斜了眼研究着老妈子的钩刀般的鞋 尖。

“好!”什么地方忽有几个人同声喝彩,一切头 全都回转去—— (街景六)马路对面。
? “刚出屉的包子咧!荷阿,热的……。” 胖孩子 歪着头,磕睡似的长呼。 ? 车夫们默默地前奔,似乎想赶紧逃出头上的烈日。 ? 大家都几乎失望了,幸而放出眼光去四处搜索, 终于在相距十多家的路上,发见了一辆洋车停放 着,一个车夫正在爬起来。 ? 圆阵立刻散开,都错错落落地走过去。 ? 车夫已经完全爬起,拉了车就走。 ? 大家就惘惘然目送他。 ? 起先还知道那一辆是曾经跌倒的车,后来被别的 车一混,知不清了。

(街景七)几只狗伸出了舌头喘气。
? 胖大汉在槐荫下看那很快地一起一落的狗 肚皮。 ? 老妈子报了孩子从屋檐阴下蹩过去。 ? 胖孩子歪着头,挤细了眼睛,拖长声音, 瞌睡似的叫喊—— ? “热的包子咧!荷阿!……刚出屉的……。”

孔 乙 己

?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掌柜正在 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乙己 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我才也 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 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掌柜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 是自己发昏,竟偷到丁举人家里去了。他家 的东西,偷的得吗?”“后来怎么 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 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 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 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 掌柜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一个贯穿始终的“笑”字
? 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 今还记得。 ?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 笑…… ? ……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 活的空气。 ?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 别人也便这么过。

中国的看客是“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

?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 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 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 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 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 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 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 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 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 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 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 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 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 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 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 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 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 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 的评论着。 ? ……她的悲哀经大家咀嚼赏鉴了许多天,早 已成为渣滓,只值得烦厌和唾弃…… ? 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 的,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先前还将形 骸露在尘芥里,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恐 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现在总算被无常 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 阿Q被抬上了一辆没有蓬的车,……前面是一班背着洋 炮的兵们和团丁,两旁是许多张着嘴的看客…… ? ……他惘惘的向左右看,全跟着马蚁似的人 …… ? “好!!!”从人丛里,便发出豺狼的嗥叫一般的声音 来。 ? 阿Q于是再看那些喝采的人们。 ? 这刹那中,他的思想又仿佛旋风似的在脑里一回旋了。 四年之前,他曾在山脚下遇见一只饿狼,永是不近不 远的跟定他,要吃他的肉。他那时吓得几乎要死,幸 而手里有一柄斫柴刀,才得仗这壮了胆,支持到未庄; 可是永远记得那狼眼睛,又凶又怯,闪闪的像两颗鬼 火,似乎远远的来穿透了他的皮肉。而这回他又看见 从来没有见过的更可怕的眼睛了,又钝又锋利,不但 已经咀嚼了他的话,并且还要咀嚼他皮肉以外的东西, 永是不近不远的跟他走。 ? 这些眼睛们似乎连成一气,已经在那里咬他的灵魂。 ? “救命,……”

? 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 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 同那一伙想吃人的人一样。

(场景一)华老栓刑场上“买药”
? (华老栓走在去古轩亭口的路上)天气比屋子里冷 多了;老栓倒觉爽快,仿佛一旦变了少年,得了神 通,有给人生命的本领似的,跨步格外高远。 ? 几个人从他面前过去了。……很像久饿的人见了食 物一般,眼里闪出一种攫取的光。……只见许多古 怪的人,三三两两,鬼似的在那里徘徊…… ? 没有多久,又见几个兵,在那边走动;……一阵脚 步声响,一眨眼,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那三三两 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进;将到丁 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 ? 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 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 提着。

(场景一)华老栓刑场上“买药”
? 静了一会,似乎有点声音,便又动摇起来,轰的一声, 都向后退;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几乎将他挤倒 了。 ? “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个浑身黑色的人, 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 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 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 “这给谁治病的呀?”老栓也似乎听得有人问他,但 他并不答应;他的精神,现在只在一个包上,仿佛抱 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别的事情,都已置之度外了。 他现在要将这包里的新的生命,移植到他家里,收获 许多幸福。太阳也出来了;在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 直到他家中,后面也照见丁字街头破匾上“古□亭口” 这四个黯淡的金字。

(场景二)华小栓“吃药”
? ……只有小栓坐在里排的桌前吃饭,大粒的汗, 从额上滚下,夹袄也帖住了脊心,两块肩胛骨高 高凸出,印成一个阳文的“八”字。老栓见这样 子,不免皱一皱展开的眉心。 ? ……小栓撮起这黑东西,看了一会,似乎拿着自 己的性命一般,心里说不出的奇怪。十分小心的 拗开了,焦皮里面窜出一道白气,白气散了,是 两半个白面的馒头。——不多工夫,已经全在肚 里了,却全忘了什么味;面前只剩下一张空盘。 他的旁边,一面立着他的父亲,一面立着他的母 亲,两人的眼光,都仿佛要在他身上注进什么又 要取出什么似的;便禁不住心跳起来,按着胸膛, 又是一阵咳嗽。

(场景三)茶馆议“药”
? ……突然闯进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人,披一件玄色布 衫,散着纽扣,用很宽的玄色腰带,胡乱捆在腰间。 ? ……不就是夏四奶奶的儿子么? ……这小东西不 要命,不要就是了。……夏三爷真是乖角儿,要是 他不先告官,连他满门抄斩。现在怎样?银子!— —这小东西也真不成东西!关在劳里,还要劝劳头 造反。……你要晓得红眼睛阿义是去盘盘底细的, 他却和他攀谈了。他说:这大清的天下是我们大家 的。你想:这是人话么? ……他还要老虎头上搔 痒,(阿义)便给他两个嘴巴!……他这贱骨头打 不怕,还要说可怜可怜哩 。……看他神气,是说 阿义可怜哩……

(场景三)茶馆议“药”

? (听到劝牢头造反)“阿呀,那还了得。”坐在后排 的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很现出气愤模样。 ? “义哥是一手好拳棒,这两下,一定够他受用了。” 壁角的驼背忽然高兴起来。 ? 花白胡子的人说,“打了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怜呢?” ? 听着的人的眼光,忽然有些板滞;话也停顿了。 ? “阿义可怜——疯话,简直是发了疯了。”花白胡子 恍然大悟似的说。 ? “发了疯了。”二十多岁的人也恍然大悟的说。

(场景四)坟场相遇

? 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面,本是一块官地;中间歪歪斜斜 一条细路,是贪走便道的人,用鞋底造成的,但却成了 自然的界限。路的左边,都埋着死刑和瘐毙的人,右边 是穷人的丛冢。两面都已埋到层层叠叠,宛然阔人家里 祝寿时的馒头。 ? 这一年的清明,分外寒冷;杨柳才吐出半粒米大的新芽。 天明未久,华大妈已在右边的一坐新坟前面,排出四碟 菜,一碗饭,哭了一场。化过纸,呆呆的坐在地上;仿 佛等候什么似的,但自己也说不出等候什么。微风起来, 吹动他短发,确乎比去年白得多了。 ? 小路上又来了一个女人,也是半白头发,褴褛的衣裙; 提一个破旧的朱漆圆篮,外挂一串纸锭,三步一歇的走。 忽然见华大妈坐在地上看他,便有些踌躇,惨白的脸上, 现出些羞愧的颜色;但终于硬着头皮,走到左边的一坐 坟前,放下了篮子。

(场景四)坟场相遇
? 华大妈跟了他指头看去,眼光便到了前面的坟,这 坟上草根还没有全合,露出一块一块的黄土,煞是 难看。再往上仔细看时,却不觉也吃一惊;——分 明有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 ? 他们的眼睛都已老花多年了,但望这红白的花,却 还能明白看见。花也不很多,圆圆的排成一个圈, 不很精神,倒也整齐。华大妈忙看他儿子和别人的 坟,却只有不怕冷的几点青白小花,零星开着;便 觉得心里忽然感到一种不足和空虚,不愿意根究。 那老女人又走近几步,细看了一遍,自言自语的说, “这没有根,不像自己开的。——这地方有谁来呢? 孩子不会来玩;——亲戚本家早不来了。——这是 怎么一回事呢?”他想了又想,忽又流下泪来,大 声说道:“瑜儿,他们都冤枉了你,你还是忘不了, 伤心不过,今天特意显点灵,要我知道么?” ……

(场景四)坟场相遇
? 微风早经停息了;枯草支支直立,有如铜丝。 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愈细,细到 没有,周围便都是死一般静。两人站在枯草 丛里,仰面看那乌鸦;那乌鸦也在笔直的树 枝间,缩着头,铁铸一般站着。 ? 他们(两个母亲)走不上二三十步远,忽听 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两个人都悚 然的回过头,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一挫身, 直向着远处的天空,箭也似的飞去了。

先驱者“要救群众,而反被群众 所迫害”的悲剧

?耶稣和以色列人 ?房龙《<宽容>序言》
启蒙者与被启蒙者, 医生与病人, 牺牲者与受益者 看与被看 杀与被杀 吃与被吃

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大游戏场,大剧场”, 一切真实的思想与话语一旦落入其中,就都变成 了供看客鉴赏的“表演。鲁迅在他的小说中反复 描写的”看客“现象,就是一种全民族的”演戏 “与”看戏“。这样的全民表演,是一种极其可 怕的消解力量:下层人民(祥林嫂、孔乙己们) 真实的痛苦,有理想、有追求的改革者、精神界 战士(夏瑜们)真诚的努力与崇高的牺牲,都在 “被看”的过程中,变成哈哈一笑。正是这全民 的狂欢,“以凶人的愚妄的欢呼,将悲惨的弱者 的呼号遮掩”,于是“大小无数的人肉的筵席” 得以继续排下去,“人世却也要完结在这些欢迎 开心的开心的人们”,这些“看客”们之中。


更多相关文档:

看客---悲惨的国人心理

看客---悲惨的国人心理_教育学/心理学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看客--悲惨的国人心理“看客”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呢?顾名思义:‘看’是观看的意思, ‘客’则是...

国民看客

国​民​看​客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鲁​迅浅析“国民看客”———以鲁迅小说中人物为例 作者:周雅桑 班级:国际政治 092 班 学号:2009...

谁更荒诞1

钱理群先生 说,鲁迅先生对国民性的另一个判断是:中国人多是“做戏的虚无党”,中国是一个“文字的游戏国”, 中国的群众都是“戏剧的看客”。既什么也不信,又...

如何看待中国人的看客现象

如​何​看​待​中​国​人​的​看​客​现​象 暂无...扬州大学广陵学院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协会 “如何看待中国人的看客现象” 主题交流...

从看客现象的角度对《药》的思考

10页 免费 游戏国的看客——读《药... 4页 免费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解读...看客 4页 免费如要投诉违规内容,请到百度文库投诉中心;如要提出功能问题或意见建...

英语论文 中国的看客现象

在线互动式文档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和千万网友分享自己手中的文档,全文阅读其他用户的文档,同时,也可以利用分享文档获取的积分下载文档

鲁迅笔下的看客

在线互动式文档分享平台,在这里,您可以和千万网友分享自己手中的文档,全文阅读其他用户的文档,同时,也可以利用分享文档获取的积分下载文档

中国是看客

作为棋手,美国善用“骗招”;作为过客,俄国 常使“阴招”;作为看客,中国只会玩“花招”“虚招”。美国的“骗招”骗来了钱,俄 国的“阴招”阴来了地,...

鲁迅笔下的看客

作者正是用悲悯的眼光,嘲讽了看客的麻木与可鄙,从而 一针见血地揭示出这个时代,国家乃至整个民族的病根,使国民救治 问题广泛的征服和警示着众人的心。 鲁迅小说中...

愚人的国度

先生在 混沌的时期里,清醒的意识到了中国最致命的问题,即中国是一个“文字的游戏国” ,中国 没有真正的信仰!这样的国度所能“包容”的只剩下那些喜爱当“看客...
更多相关标签:
中国人的看客心理 | 中国人的看客心态 | 中国的看客 | 中国人看客心态分析 | 中国看客 | 盘点中国看客现象 | 中国式看客 | 鲁迅关于中国人看客 |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