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历史 >> 质疑阎崇年:满清入侵的真相与实质

质疑阎崇年:满清入侵的真相与实质


质疑阎崇年: 质疑阎崇年:满清入侵的真相与实质
近几年来,阎崇年先生通过央视“百家讲坛”及一些著作,过分歌颂满清皇朝,有文过饰非 之嫌。对于他的观点,本人一直表示不敢苟同。 今从历史学角度,特别是如何看待满清入侵的学术问题,揭露史料的真实面目,以历史的真 相对于阎崇年先生提出辩驳,并请博友们讨论。

【不得不作的声明】 不得不作的声明】 首先我们必须澄清一个前提,达到一个共识;就是如何看待所谓“民族感情”和“民 族团结”的问题。 有的人一旦碰到学术研究中对于满清皇朝或清军不利的论据, 就指责 “伤害了满族的民 族感情”。我认为这不是正确的事实求是的态度。例如历史学家论证纳粹希特勒是灭绝人性 的“大独裁者”、难道就伤害了德意志人的民族感情了吗?论证墨索里尼是双手沾满鲜血的 法西斯刽子手,难道就伤害了意大利人的民族感情了吗?论证日本“皇军”侵略者在抗日战 争期间对于中国人民烧杀掠夺, 难道就伤害了日本人的民族感情了吗?同样道理, 如果以大 量确凿的历史真相, 论证了满清入关对于当时的中国各族人民进行了血腥的大屠杀, 并不足 以“伤害了满族人的民族感情”。如今的满族是兄弟民族,没有必要为三四百年前的满清军 队的血腥屠杀承担责任,但也没有必要去涂抹历史、掩盖真相吧。

同时, 我们更不应该用今天的政治立场或过去的神话强加于历史学术问题。 例如有人宣传 “汉 族、满族、蒙族、鲜族、回族及维族等等都是炎黄子孙、黄帝苗裔”,那也是不符合历史真 相的。请问:蒙古人、朝鲜人、哈萨克人、吉尔吉斯人、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塔吉克人 (如今都分属不同的国家,各有各的主权)……怎么能都勉强说成是所谓“炎黄子孙”呢? 满族本来属于通古斯人,语言和血缘跟蒙古人相近,而跟汉藏语系的族群相去甚远。不妨回 想一下日本侵略者鼓吹的“日中一体、同文同种”的谬论吧!——中华民族大团结,乃是今 日的国策,根本不是几百年前清朝的国策;满清对于境内各民族(如苗、彝族等等),都采 取压迫、恫吓、歧视或恩威并施、威逼利诱的野蛮策略。哪里有“中华各民族一家”的现代 先进思想?笑话! 再说,几百年前的残酷历史,并不影响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族人民大团结啊! 研究历史必须实事求是,从辨明真相出发,而不要勉强地如阎崇年那样,从非学术观点、感 想、臆测出发。

因此,敬请阎某先生等人,不要忙于给我扣什么“伤害民族感情、破坏民族团结”的可 怕的大帽子。还是共同心平气和地探讨学术问题吧。谢谢! 清军入关的性质——外族入侵 清军入关的性质——外族入侵 —— 17 世纪初叶清军入关属于什么性质?是中国内部的改朝换代吗?不是。如果李自成农民起 义军占领北京并成立“大顺国”政权可以叫做改朝换代,那么满清入关的性质完全不同,并 非中国内部的阶级矛盾、而是中国与满洲(后金、大清国)的民族矛盾;就是说,明显地属 于外族入侵。类似于宋朝末年的蒙古族入侵。历史上,当年的中国人都把蒙古人、满洲人全 看做“外族”,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不能用现代才有的“中华民族”概念硬套在 400 年前吧)至于后来的民族融合是另外一回事,当时的侵略就是侵略!

事实上东北地区在明朝洪武永乐年间就早已是中国的领土,当时的“奴尔干都司”控制范围 大于满清统治后的东北地区,远达外兴安岭以北,还包括了库页岛。即便到明代中晚期衰落 时,东北的绝大部分地区以及重要城市,也都在明朝政府的直接控制管辖之下,居民有很多 汉族人。 明朝初年,“后金”的核心建州女真并不是东北的原住民,他们的祖先在长白山一带,后来 向明朝请求庇护,安置在我国东北地区。正因如此,历史学家孟森先生说满清的先祖受明朝 的恩惠特别深厚。但是满清的前身——“后金”统治集团,借用明朝中央政府给予的地位起 家,却在东北地区大肆抢劫烧杀,实行民族迫害,先后屠杀百万汉族人、或俘获汉族人为奴 (包衣等);更狂妄到要求与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从中国独立出去—— 明朝崇祯九年, 皇太极在沈阳称帝,国号“大清”,与明朝廷正式脱离藩属关系,成为敌国;这样一来,清 军入关的行为,即是外国或外族入侵。清朝还禁止满汉通婚,法定汉族为“异族”;从皇太 极到慈禧太后, 一直把汉民看做奴隶, 名言 “宁赠友邦、 勿与家奴” 蕴含多少国耻家恨。 (满 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是在民国以后的事。) —————————————————————————————————— 【附注】满清入关前,对辽东百万汉人实行多次残忍屠杀的事实,大量见诸于原始文献,以 下列举若干: 天命九年正月,努尔哈赤下九次汗谕,清查所谓“无谷之人”(每人有谷不及五金斗的 汉人),并谕令八旗官兵“应将无谷之人视为仇敌”,“捕之送来”,最后于正月二十七日 下令:“杀了从各处查出送来之无谷之尼堪(满语之谓汉人)”。这是公开的种族灭绝! 天命十年十月初三日,努尔哈赤又指责汉民“窝藏奸细,接受札付,叛逃不绝”,命令 八旗贝勒和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官将,带领士卒对村庄的汉人, “分路去,逢村堡,即下 马斩杀”。 作为第三方的朝鲜史料《李朝实录》光海君十三年五月,也记载了辽东汉人的悲惨遭遇:

“时奴贼既得辽阳,辽东八站军民不乐从胡者,多至江边…… 其后,贼大至,义民不肯剃 头者,皆投鸭水(鸭绿江)以死。” ———————————————————————— ---------------------------------------尚处在游牧民族落后阶段的满清, 自认为几百年前就与宋朝对峙的金国后裔, 自称为 “后金” , 而一直是跟“中华”相互对立的种族,趁着明朝内乱的机会而崛起, 并利用李自成和吴三桂的矛盾,攻入了中国内地。满清入关后,征服内地进行大屠杀,表现 了落后民族的野蛮残忍。攻破扬州、江阴等地后屠城杀害十几万老百姓,攻占杭州后,更将 美丽的西子湖畔变成了一座马场……

经过清军残酷剧烈的破坏,中华大地满目疮痍,回到宋朝亡后、蒙古军横扫一切的局面,倒 退数百年。他们摧残了明末高度繁荣的生产力(如江南地区的工商业),这是导致中国近代 落后于西方的主要因素之一。当然,明朝本身也有很多腐化堕落的内因造成它的覆灭,这是 另外一个问题,说来话就太长了,本文暂搁下不表…… 但是某些电视剧和小说篡改史实, 不顾历史真相, 吹捧满清是中国君主专制以来最好的皇朝, 而满清皇帝是历史上最优秀者、所谓“康熙是千古一帝”、甚至“还要再活五百年”以献媚 取悦于当朝,真叫大言不惭、吹牛拍马到家啦。 满学会会长阎崇年教授,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座中设问:“为什么60万人的满族 (军队)能够征服1万万人的汉族(平民)?”阎崇年自己的答案,归结为6个字: “天合、 地合、人合”,(套用天时地利人和)。他宣称:

“在人合方面,其中之一是少杀人”。 好一个含含糊糊的“少杀人”!矢口否认“满清入 在人合方面,其中之一是少杀人 矢口否认“ 在人合方面 矢口否认 关后实行大屠杀” 关后实行大屠杀”,而把清军宣扬为“人合”的“仁义之师”。 满清入关是引狼入室,屠戮生灵,严重破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造成中华文明大倒退。其 严重破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造成中华文明大倒退 严重破坏社会经济文化发展 实满清的入主华夏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一场大劫难。(当然不可否认,明朝本身也有很多腐化 堕落的内因造成它的覆灭, 但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说来话就太长了, 本文暂搁下不表……) 总 之,不可否认:满清皇朝的残酷专制和闭关锁国等落后政策,是直接导致中国沦为西方列强 殖民地的最重要原因。

历史档案中清军的大屠杀记录

根据确切的史料记载:清军在入关前,曾屠戮 100 多万辽东汉人。 入关后,在华北(山东、山西一带)的大屠杀记录 入关后,在华北(山东、山西一带)的大屠杀记录: 攻陷山东济南时,屠杀了当地 13 万汉人,掠走全部妇女。 在山西大同,清军将大同全城彻底杀光,只剩下 5 个在押的重案犯。满清派来的大同知府上 书顺治皇帝,称既然没有了苦主,就可以释放这 5 个人了。这份奏折,至今保存在第一历史 档案馆!

在四川的大屠杀记录: 在四川的大屠杀记录 清军于 1647 年在四川公开发布告示称:“全城尽屠,或屠男而留女。”

四川地区被害者达 300 万,到康熙时期全川仅剩人口 8 万余人。根据史料记载统计,张献忠 在川两年期间造成的死亡人数约 14 万人。而在张献忠死后近二十年里,清军对四川的屠杀 一直未停止过。 这历史的铁证,岂容信口雌黄?

在广东的大屠杀记录: 在广东的大屠杀记录:

关于 1650 年广州大屠杀,当时亲历见证人、意大利传教士马丁诺.马蒂尼(1614—1661, 中文名卫匡国)这样描述: “大屠杀从 11 月 24 日一直进行到 12 月 5 日。他们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残酷地杀死,他们 不说别的,只说:杀!杀死这些反叛的蛮子!” 当时荷兰联合省东印度公司使臣约翰纽霍夫 (John Nieuhoff ) 在《在出使中国鞑靼大汗皇 帝朝廷》一书中记述: “鞑靼全军入城之后,全城顿时是一片凄惨景象, 每个士兵开始破坏, 抢走—切可以到手的东西;妇女、儿童和老人哭声震天;从 11 月 26 日到 12 月 15 日,各处 街道所听到的,全是拷打、杀戮反叛蛮子的声音;全城到处是哀号、屠杀、劫掠!”

《广州市志》记载:“清顺治七年(1650),清军攻广州,死难 70 万人。在东郊乌龙冈, 真修和尚雇人收拾尸骸,‘聚而殓之,埋其余烬’,合葬立碑。”西方人魏斐德写道:“尸 体在东门外焚烧了好几天。……直到 19 世纪,仍可看见一座积结成块的骨灰堆。” 篇幅所限,本文难以一一列举。总而言之,满清为了强化统治,野蛮推行“薙发令”、“留 人法”,实行残酷的民族压迫,杀尽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清军在各地留下了血腥的屠城记录, 甚至实行过种族灭绝, 发生大规模屠城和大屠杀的省份 先后有辽宁、山东、山西、河南、江苏、安徽、江西、湖南、广东、四川、福建、新疆。

其残酷程度不亚于蒙元。 清军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从努尔哈赤屠杀辽东汉人到康熙平定三藩,历时将近一个世纪。 请看英国使节马戛尔尼等人的记录:

“满清初期,他们表现得非常凶残。建国后的最初几年,整批整批的百姓遭到屠杀。强迫 满清初期,他们表现得非常凶残。 国后的最初几年,整批整批的百姓遭到屠杀。 留辫子引起了骚乱,结果都被镇压在血泊之中。都是老爷的种族坐稳了江山, 留辫子引起了骚乱,结果都被镇压在血泊之中。都是老爷的种族坐稳了江山,对奴隶的民 族实行统治……” 族实行统治……” 关于《扬州十日记》 关于《扬州十日记》的真伪问题 “扬州十日屠” “嘉定三屠” “江阴屠城”是著名的满清大屠杀记载,是当事人的亲历实录。 但是,近年来有人怀疑“扬州十日记”是伪造的。网上流传一篇文章:《〈扬州十日记〉证 讹》。此帖 2003 年 10 月首发于吉祥满族网,作者署名“佚名”,此后便有一些论坛转载。 该文从扬州并未形成南明和清两军的主战场、 对扬州府城人口密度的估算、 清军可能投入扬 州战役的兵力分析,力证扬州十日屠城的“不可能”,并列举:清军在入关之初的纪律状况 不允许屠城;3万清军在五六天内不可能手刃80万余人;屠城的善后事宜无法进行。还找 出《扬州十日记》一文自身的矛盾:王秀楚不仅能听懂满语,并且能和“满兵”相问答;当 时称“朝鲜”,不称高丽等等,认为《扬州十日记》“在以讹传讹,必将给历史学研究工作 带来很大干扰, 在人们认识上造成混乱, 所以证讹工作十分必要, 应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 据查《〈扬州十日记〉证讹》的全部论据,摘自历史学家张德芳《〈扬州十日记〉辨误》一 文(载《中华文史论丛》第五辑),张文根据当时扬州附近各个乡村的报告,这个地区人口 总数是78960户,或者说大约 50 万人。他估算说,在各种情况下,清军攻城时挤进这 个城市的人数应为20万—30万人。(摘自《〈扬州十日记〉辨误》,第368—370

页)从史学角度对《扬州十日记》中的记述进行辨误,认为当时清军屠杀 80 万人的数字有 夸大之嫌。但是,并没有、也不可能否认“扬州十日屠”的历史事实。而佚名则是以“证讹” 的名义为扬州十屠辩护,说《扬州十日记》完全是假的,是“伪书”而一笔抹杀。 实际上,有足够的史料证实“扬州十日屠”的真实性。 实际上,有足够的史料证实“扬州十日屠”的真实性。 《扬州城守纪略》:“初,高杰兵之至扬也,士民皆迁湖潴以避之;多为贼所害,有举室沦 丧者。及北警戒严,郊外人谓城可恃,皆相扶携入城;不得入者,稽首长号,哀声震地。公 辄令开城纳之。至是城破,豫王下令屠之,凡七日乃止。”“亟收公(史可法)遗骸,而天 暑众尸皆蒸变,不能辨识。” 《明季南略》:“廿五日丁丑,可法开门出战,清兵破城入,屠杀甚惨。” (雍正《扬 州府志》卷34)

意大利传教士马丁诺.马蒂尼(1614—1661,中文名卫匡国,字济泰)所著《鞑靼战纪》记 《鞑靼战纪》 录了他在中国的见闻: “他们的攻势如闪电一样,用不了多久就占领它,除非那是一座武装防卫的城市。这些地方 中有一座城市英勇地抗拒了鞑靼的反复进攻,那就是扬州城。一个鞑靼王子死于这座城下。 一个叫史阁部(史可法)的忠诚的内阁大臣守卫扬州,它虽然有强大的守卫部队,最后还是 失败了,全城遭到了洗劫,百姓和士兵被杀。鞑靼人怕大量的死尸污染空气造成瘟疫,便把 尸体堆在房上,城市烧成灰烬,使这里全部变成废墟。”

《鞑靼战纪》的作者卫匡国,在清军入关后,他正流寓江南一带。 鞑靼战纪》一书于 1654 。 鞑靼战纪》 《鞑靼战纪 《 年在荷兰、德国、比利时和意大利出版。 年在荷兰、德国、比利时和意大利出版。 何必为屠戮羊群的恶狼狡辩? 何必为屠戮羊群的恶狼狡辩? 实事求是地发掘历史真相—— 这入关的 60 万满清军队,好比是野蛮贪婪、凶残嗜血的狼群;那被害的关内平民百姓,可 怜啊!好比是懦弱可欺、难逃屠宰厄运的羊群。(当然不可否认,明朝本身也有很多腐化堕 落的内因、以及民众的懦弱、愚昧,造成国土覆灭百姓沦亡,但这是另外的问题,说来话就 太长了,本文暂搁下不表……) 鲁迅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血淋淋的历史教训,永 远不要遗忘! 60 万野蛮凶狠的狼群,惨无人道地屠戮了几百万、上千万的羊群,事后却还 要狡辩:“天合、地合、人合”,说什么: “狼群并没有屠杀羊群!”——“少杀人!” 荒谬。


赞助商链接
更多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