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历史 >> 谁都无权淡化“文革”及其教训——介绍老学者季羡林、老作家马识途的两篇文章:《沧桑十年》序

谁都无权淡化“文革”及其教训——介绍老学者季羡林、老作家马识途的两篇文章:《沧桑十年》序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谁 无 淡 “革及 教  都 权 化文 "其 . J
介绍老学者季羡 老作家马识途的 林、 两篇文   章
编者按 

恩格 斯说 : 伟 大 的 阶级 , 如伟 大 的 民族 一样 , 论从 哪方 面 学 习都不 如 从 自己所  “ 正 无 犯 的错 误 中学 习

来得 快 。” 上 世纪 6 、 0年代 在 中国 土地 上发 生 的那 场史 无 前例 的浩  O7 劫— — “ 文化 大革命 ”, 束 已 2 结 0多年 了, 我们党 和国家 已经在 十一届 三 中全 会路 线指 引  
下 , 新 站立起 来 , 重 出现 了 欣 欣 向 荣 的 中 兴 局 面 。 但 那 场 浩 劫 产 生 的 深 层 次 多 方 面 的 沉 痛  

教训 , 是无数 血泪换 来的 , 非常非 常宝贵 的。我们这 一代 人 , 却 是 我们 的后 代 , 绝对 无权 淡 
化 “ 革”及其教 训 。本刊 现应读 者 要求 , 文 特发 表 由中共 中央 党校 出版 社 出版 的 《 十年 沧 

桑 》 书的序和 前言 , 一 作者 为季 羡林 、 马识途 。两位著 名老学者 , 曾深受 “ 文革 ” 之苦 , 以  却
冷静 的科学 心态 , 告诉 我们如 何加深 认识那段 惨烈 而又厚重 的极有 意义 的历史 。 两位 老学 

者在 文 中都 殷殷希 望我们 国家 和人民不 要淡化更 不可 忘怀这 段历史 , 不然 , 种惨 绝人 寰  这
的悲剧 还有 可能在我 们 国土上重 演。  

季 羡林 

马识途 

2  8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所谓 “ 产 阶级文 化 大 革  无 命 ” 中 国五千 年 的历史 上 一  是
场 空前 的大灾 难 , 一 点 现在  这 几 乎 没 有 人 敢 反 对 了 。我 个 人 

在拥 护 “ 化 大 革命 ”。这 不  文
也是糊 涂油蒙 了心吗 ?  


个 人 ,一 个 团体 或 组 

织 ,甚 至 一 个 国 家 或 一 个 民 

认 为 ,我 们 眼 前 的 首 要 任 务 ,  

族 , 点 错 误 , 不 可 避免 的。 犯 是  

不 是 追 究 哪 一 个 人 或 哪 一 些  人 的 责任 或 者罪 行 , 是 不要  而
放 过这 个 千 载难 遇 的机 会 ,   研

关键是 犯 了以后怎样对 待 。对 
待 之 方 , 出两 途 : 是 掩 盖 , 不 一  


是 坦 率 承 认 。 前 者 文 过 饰 
自食 其 果 。到 了 以后 某 一 个 时 

究 一下 它 产 生 的原 因 , 实公  真
正 地记 录下 它发 展 的 过程 , 给  我 们 后 世 子 孙 留下 一 点 难 得  的 经 验 和 教 训 , 我 们 这 个 伟  使

非 , 疾 忌 医 , 果 是 往 往 的  讳 结

候, 旧病 复发 。轻则病 魔缠 身 ,  
不 能 自脱 ;重 则 呜 呼 哀 哉 , 终 
天 抱 恨 。我 个 人 认 为 , 明人 , 聪   还 有 点 良 心 的 人 或 组 织 或 国 

大 的 民族不 要再 蹈 覆 辙 , 要  不
再 演 出这 样 骇 人 听 闻 的 悲 剧 。  

我认为 , 这是 我 们 这些 亲 身 陷  入 这 场 浩 劫 的人 们 的 不 可 推 
卸 的责任 。  

家 、民族 应采 取 后 者 的态 度 。   中国古人说 : 君子 之过 也 , “ 如 
日月 之 蚀 , 皆见 之 。”蚀 过 之  人

我 现 在痛 苦 地 发 现 , 劫  浩 结 束 才 不过 2 0来 年 ,今 天 再  同 年 轻 人 谈 到 浩 劫 中 的一 些  真 实 的情 况 , 们 竟瞪 大 了迷  他 惑 的 双 眼 , 为 我们 是 谈 “ 认 天 
方 夜 谭 ”, “ 客 谈 瀛 洲 ”, 是 海   他 们 决 不 相 信 的 。 在 另 一 方 

后 , 日重 明 , 无 损 于 日月 天 决   之光辉 。   “ 文化 大 革 命 ”既然 已经 
发 生 了 , 无 法 不 承 认 这 个 事  就 实 。 在 这 里 , 两 类 人 至 关 重  有

要: 一类 是 害 人 者 , 类 是 被  一 害者 , 一 群广 大 的 旁 观者 是  那
怎 么 想 的 , 么 看 的 , 应 该  怎 就

面 , 多 真 正 蹲 过 牛 棚 , 过  许 受 迫 害 的 人们 , 由于 自然 规 律 的  作 用 ,已经 离 开 了这 个 世 界 ,  

排在次要 的位置 上 了。对那 些 

害人者也 应该 区别对 待 。绝 大  部 分 是 由 于 糊 涂 油 蒙 了心 而 
就是 由于这个原 因 ,出于 
这 样 的 考 虑 , 出 版 了 我 写 的  我

他 们 记 忆 中 那 些 极 可 宝 贵 的  经 历 ,特 别 是受 迫 害 的 经历 ,   随 着 他 们 的 消 逝 而 永 远 消逝 
了。这 是 我们 民族 的损 失 , 决 
不 是 个 人 的 问 题 。 照 这 样 下  去 , 着 时 间 的 推 移 , 的 人  随 走

害人 的 ,在 某种 意 义上 来 讲 ,  
他 们也 是 受 害者 , 一 点 我在  这 上 面 已经 说 过 。对 这种 人 , 我  只期望 他 们 反躬 自省 , 对 于  这 他 们 今 后 的 做 人 会 有 极 大 的  好处 的 。但在 害人者 之 中有 一 
小 撮 人 则 应 另 当别 论 。这 种 人  挖 空 心 思 , 用 一 些 极 其 残 酷  采 的匪夷 所 思 的手 段 折磨 别 人 ,  

《 棚 杂忆 》 牛 。我 的主 要论 点  是 : 管 是 打 、 、 者 , 是  不 砸 抢 还 被打 、 、 者 , 砸 抢 我们 基 本 上 都  是 受害者 。前 者是糊涂 油蒙 了   心 ,做 出 了伤 天 害理 的 恶事 。   后 者 是在 劫 难逃 , 了皮 肉之  受 苦 , 至 丢掉 了性命 。我 自己  甚

越 来越 多 , 消逝 的 记忆 也 越来 
越 多 , 过 上 十 年 八 年 , 一  再 这

场 空前 的悲剧 真 会变 成 了 “ 天 

方 夜谭 ”。我们 许多 人 的血 白   流 了 , 命 白 丧 失 了 , 得 的  性 应 教训 白白放过 了。说不 定到 了 
什 么时 候 , 气候 和环 境 一 旦适 
合 , 一 场 惨 绝 人 寰 的 悲 剧 又  这

属 于 后者 ,是 明知 山有 虎 , 偏 
向 虎 山 行 ,是 自 己 跳 出 来 的 ,  

比 医学 上 所谓 “ 害 狂 ”还要  迫

厉 害百 倍 千 倍 ,说 他 们 是 畜 
生 , 抬 高 了 他 们 , 们 应 当  是 他

结 果 一下 子 就跳 进 了牛棚 , 险  些把 小命丢掉 。然而我却 一直 
到 17 9 6年 “ 人 帮 ”垮 台 ,   四 还

位居 畜生之下 。当年我 在德 国  曾参 观一 个 法西 斯 集 中营 , 一 
2  9

会 在我们 神州 大地 上重演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位 当年 的 “ 人 ” 今 天 是 幸  犯 而

期 间竟 成 了一 部 畅销 书 , 同一 
些 名 星 、 主 持 人 、 演 员 的  名 名 书 共 同 陈 列 在 街 头 、巷 尾 、   地 铁 、 站 的小 书 摊 上 ,“ 间 多  车 世

是 我 们 的 目的却 完全 一 样 , 是 
我 们 留给后代 的最佳礼 品 :  
它 带 去 的 不 是 仇 恨 和 报 

存者 告 诉 我 们 说 : 一 位 法 西  “
斯 看 守 人 员 , 天 晚 上 必 须 亲  每

手 枪 毙 一 个 ‘ 人 ’, 尸 床  犯 陈

复.  
而是 一 面镜 子 ,  

下 ,他 才 能 在 醉醺 醺 中睡 去 ,   否则就 睡不 着觉 。”中 国十年  浩 劫 中那 一 小 撮折 磨 人 的 人 ,   同这 个法 西斯有何 区别 !畜生 
能 干 得 出 这 样 的 事 来 吗 ? 然 

少伤 心事 , 到处 听人说 牛棚 。   ”
找 我 签 字 者 络 绎 不 绝 。我 舞 笔 

从 中可 以照 见 善 和 恶 , 美 
和丑 .  

弄 墨一 辈 子 , 来我 并 没 有 特  原 别 垂 青 于 《牛 棚 杂 忆 》 写 的  , 时候 也是 颇为 随便 的 。可 是最  近 听 人说 ,我 写 到 《牛 棚 杂  忆 》, 达到 了光 辉 的顶点 , 就 今 
后 大概不 会再有 了 。  

照见绝 望和希 望。  

它 带 去 的是 对 我 们 伟 大 祖 
国 和人 民 的 一 片 赤诚 。  

而 , 一 小 撮 人 , 然 当年 被  这 虽 划 为 “ 类 分 子 ”, 今 却 一  三 而

是 为序 。   ( 羡 林 。 京 大 学 著 名  季 北 教授 。 年 9 今 1岁 。 任 北 京 大   曾

变 而飞 黄 腾 达 , 的竞 官 据 要  有
津 了 。 难 道 说 , 些 人 不 是 我  这

我 曾苦 口婆心地 劝说 我 的 
“ 友 ” 们 写 下 自己的 经 历 , 棚  

们 社 会 主 义 社 会 潜 伏 的 癌 细 
胞 吗 ?要 这 些 人 拿 出 良心 来 写 


点 当 年 折 磨 人 迫 害 人 的 实 

然 而言 者谆 谆 ,听者 藐 藐 , 我  感 到 极 大 的 失 望 。现 在 “ 棚  友 ” 马识 途 同 志 的 《 桑 十  沧
年》 可能 就 要问世 了。 马识 途 
“ 友 ” 的 经 历 同 我 是 不 同  棚

学 东方语言 文学 系主任 。是我 
国 当代 名 教 育 家 、 译 家 、 言  翻 语 学家 、 教学 家、 宗 民族 学 家 。  
20 0 1年 5月 仃 日 。是 季 

际行动 和心 理状 态 , 果 他 们  如

做 了, 也会 给 我们 子孙 后 代 留   点 极其 宝 贵 的 遗产 ;然而 , 这  是 与虎谋皮 、 戛戛乎 难矣哉 !   现 在 , 们 只 能寄 希 望 于  我
那 些受 害者 了。这些 人是 “ 童  子何 知 , 躬逢胜 饯 。 他 们 有幸  ” 成 为 这一 场 空前 的 、 载 难 遇  千

羡林 9 0岁 华 诞 。 京 大 学 为 他  北 举 行 隆 重 的庆 祝 大 会 。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常 委 、 国 务 院 副 总 理 

的 , 是 老 革 命 , 著 名 的作  他 是
家 。 他 在 牛 棚 中 的经 历 , 我  同

大 同而 小 异 , 途 而 同 归 。他  殊 肯 写 出来 , 我来 说 , 如 空  对 实 谷 足音 。我 翻看 了他 的原 稿 ,   觉 得 他 的 写 法 同 我 不 完 全 一  样, 他写得 更详尽 , 质直 。但  更

李岚 清特别 致信 祝贺 。李岚清 
的 贺 信 说 : 热 爱祖 国 。 人 正  你 为 直 。 笃 敬 业 。 为 教 育 界 和 知  诚 成 识 界 爱 国 知识 分 子 的 楷 模 。 )  

的悲剧的参 与者 。其 中有一些 
“自绝 于 人 民 ”者 , 从 追 踪  无

了 。我们 这 一 些 厚 着 脸  皮 活 下来 的 人 ,决 不 应  当错失 良机 , 所 作 为 , 无   否 则就 对 不 起 这 个 上 天 
的恩赐 。我的意思 是说 ,  

我们 应 当像 我 在 本 文 开 
头 时所 说 的那 样 , 真实 、  
公 正 、 允 、 观 地 写 下  平 客

我们 当年 的 遭 遇 ,给 后 
世 子 孙 留一 点 极 可 宝 贵 
的 、千金 万 金 难买 的教  训 ,杜 绝 这 样 悲 剧 的 再   发生 。   前 不 久 , 我 发 表 了 

我的《 牛棚 杂忆 》 。完全  出乎我 的意 料 ,在 极 短 
3   O


更多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