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作文 >> 苏轼、柳宗元

苏轼、柳宗元


唐朝的烟尘宋朝的风,穿越千年的时空,将两位青衫灰黯、神色孤伤的文人 展现在今人的面前。他们都曾饱受政治的戏谑,空有报国之志、满腹才情,却只 能在远离政权中心的荒野踽踽独行。相同的境遇,相同的心情,却演绎了不同的 人生,让后人在他们的言行举止中读出了他们人生境界的不同。 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苏轼的豁达、乐观却是柳宗元所难以企及的。他们都 曾放足山野,寄情山水,但柳宗元始终念念

不忘的却是自身的遭际堪伤。所以, 即使看到小石潭那“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的清幽环境,看到“潭中鱼可百许头,皆 若空游无所依……似与游者相乐”的动人美景, 他依然感觉“凄神寒骨, 悄怆幽邃, 不可久居”!虽然发现了西山“悠悠乎与浩气俱,洋洋乎与造物者游”“不与掊蒌为 类”,他也只是感觉“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让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暂时忘 却现实生活中的痛楚而已,却并没有从根本上对自己的事“拿得起,放得下”。 同是放足大自然,苏轼看到的却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一时多少豪杰”的壮 美,想到的是“惟江上之明月,山间之清风,取之无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 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即使一文不明,即使身居陋室,即使食不果腹, 苏轼依然是那么的潇洒、达观! 因此,苏轼尽管被一贬再贬,甚至被贬到岭南——那瘴疫肆虐、九死一生的蛮荒 之地,他依然“居三年,泊然无所蒂芥,人无贤愚,皆得其欢心。”为惠州地方作 了很多好事,并且还乐滋滋的写诗道:“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桔黄梅次第新;日 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苏轼在海南生活三年,遇赦北还,他觉得依依不舍,作了一首《别海南黎民》: “我本海南人,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 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他虽然被贬到天涯海角,历尽艰辛,但是他却 常常忘却自身遭遇之不幸,所到之处,都尽力为地方上做好事,受到老百姓的热 情欢迎与无比尊重。而他也把自己的被贬之地当作了自己的故乡。在他的晚年, 从海南遇赦回到大陆之时,他对自己的一生功业作了一个最简洁的总结:“心似 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俨然不以被贬为意, 反倒还在感激它使自己洗尽了铅华、荡涤了灵魂! 而柳宗元呢?虽也以自己被贬之地为对象,写了很多不朽的传世之作,但他依然 念念不忘的还是何时重返朝堂,再展抱负。所以当他接到一纸命他返回长安的诏 书时, 他便按捺不住, 欣喜万状, 急急赶去。 并且在经过屈原自尽的汨罗江畔时, 他竟随口吟了这样的诗“南来不做楚臣悲,重入修门自有期。为报春风汨罗道, 莫将波浪枉明时。”谁知命运又给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这次被招返京,并不 是被朝廷委以重任,而是被贬到了更为边远的柳州。因此他在和同时被贬的刘禹 锡分手时,涕泪滂沱的说道“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正是太过在意于个人的荣辱得失,太过顾虑于自己仕途的荣枯,使得柳宗元的身 上少了些苏轼的精神,苏轼的气节,苏轼的胸襟!

读柳宗元的《愚溪诗序》,看到他仿佛很痛快地把那个带着极端情绪的“愚”字 强加在那灵山秀水嘉木异石上, 看到他很惬意地把个“愚”字在整篇文章里涂来 涂去,不禁觉得对柳宗元起了同情之心。柳宗元年少得志,二十岁中了进士,并 且受到当时王叔文革新集团的重用,本来在仕途上大有作为,未想因宪宗即位, 马上即遭贬谪,囚居荒蛮的永州十年之久,然而,柳宗元在那样的山水中,并没 有平静下来,一直沉浸在深深的责己和愤时的情绪当中,说什么“今予遭有道而 违于理,悖于事,故凡为愚者,莫我若也。”又说什么“以愚辞歌愚溪,则茫然 而不违,昏然而同归。”骂就骂吧,怒就怒吧,痛就痛吧,还得遮遮掩掩。一个 愚字,真可谓道尽柳氏心中无限凄凉情状! 苏东坡在被贬谪到黄州的时候,我想,那凄惨的情形大概跟柳宗元差不多 吧,甚至更为艰难,因为苏东坡是没有俸禄的,经济的拮据造成的灾难恐怕要比 柳宗元要大。但从黄州时期的诗文来看,我们很难见到诗人在他的文章当中有什 么激愤的情绪。即使自己曾经如柳宗元一样,造了房子,有了几亩地,有了一点 家产,但也并未如柳氏一样用那么激烈的命名来发抒心中的不满。苏东坡自己动 手建了一座农舍,叫作“雪堂”,以雪命名,取静适之意。农舍后面有个亭,叫 “远景亭”,东面山坡有几亩天地,因而就把自己叫作“东坡居士”,此二名, 都是以地理方位来命,而后一名号从此在中国文学史上熠熠生光。在贬到更为遥 远的惠州的时候,他同样的要建房子,在他的文章里,他把这座房子叫作“白鹤 居”,白鹤居里的一间房叫作“思无邪斋”。另一间房子叫作“德有邻堂”。这 些都是如此平凡普通的命名,虽然有着道家或者儒家的影子,但决没有个人性的 那凄苦和局促的情状,我们读到的是苏东坡是一个熔化了沉重与洒脱,风雅与俗 常,率直与老到的非凡人格具备者,一个有着旷达胸怀的凡人,一个执着真实人 世的智者。他总是以积极的态度追求着他的最高境界:“任性逍遥,随缘放旷, 但尽凡心,无别胜解。以我观之,凡心尽处,胜解卓然……”读苏东坡黄州时期

的几篇文章,无不让人感觉到其中蕴涵着的一种巨大的主体精神力量,而这也是 苏东坡所最看重的生命独立的问题。 但这种主题精神不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儒家的 入世心,而是更多地具备自然生命的独立意志,有这样意志的人,就不会为功业 的目标所累,但也不排斥功业结果,正是在这样的生命理念支持下,苏东坡一生 都保持着从容坦然的心态,保持着积极奋进的行为。无时无刻不在体现着一种生 命的纯真与自然。他总是以自我与万物同一于自然,又保持着精神上的主动,这 样就能用超然的眼光来看待万物,却又保持着生活的热情。有句话说得最为生动 而深刻,让人心襟动摇:“江水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所以,在整个 贬谪的人生旅途中,他都能超然于艰难困苦之上,精神的伟岸卓然屹立。

而在永州时期的柳宗元虽然也有山水为伴,但是他并不能充分地享受自然 风景的美妙。“永州八记”的文字虽然美妙如斯,似乎也意味着他也有过借自然 山水的澄净来抚慰精神创伤的意图,但是每每都走向了意图的反面。在自然山水 中,他奋力攀登,他以西山自拟的傲然,无一不是将自然山水人格化了,结果, 在第一篇中稍微出现过的“心凝神释”的感觉,在其后记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眼 前的一石一木都成为他观照体味现实景况的参照, 强化着他内心的那种凄寂孤傲 的自我意识,哪里还能“超鸿蒙,混希夷”!他不像苏东坡那样,把山水当作欣 赏的对象,当作美,而是当作了一种象征,寄托了自己内心无限的愤懑。在小石 城山记中描写了山上的“嘉树美箭”之后,叹道:“吾怪其不为之中州,而列是 夷狄,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固劳而无用,神者傥不宜与是。”此中心事,不 亦明乎!其〈始得西山宴游记〉中写山:“穷山之高而止,攀缘而登,箕踞而遨 则凡数州之土壤,借在韧席之下,其高下之势,岈然洼然,若垤若穴。尺寸千里, 攒蹙累积,莫得遁隐。萦青缭白外与天际。四望如一,然后知是山之特立,不与 培嵝为类。”柳宗元还爱修整周围的山水,如《愚溪诗序》中体现的那样,但每

次的修整,都是“去恶木,烈火焚之”然后“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突出 环境清冷的情状,意在表达内心世界那种孤寂与高傲,则是无疑的。引用古人的 评价就是“柳子厚高秋独眺, 霁晚孤吹”。 人在景外, 心由景传矣。 柳宗元的诗, 大多都流露出迁谪之意,凄苦非常,读来让人伤感。 柳宗元和苏轼都种过橘树,但柳宗元却因此而想起“后皇嘉树”,并 且从中寄托着无限的期望,有一种欲北归而不得的伤痛。苏东坡只怕和普通的老 农一样,一心盼望的是橘树茁壮的生长,丰厚的收成吧。 估计老柳之所以这样,多半是被他们家那头河东狮给喉迂了,没事也只能呆 在家里,一脸的苦瓜相,动不动就海天愁思正茫茫。 而大苏的老婆因为和佛印有勾搭,所以就有些迁就于他,他自己也经常干些 敲门试问野人家的好事,大家扯平了,当然是老夫聊发少年狂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度一个准~~~~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致东坡 子瞻!过去,在我的心目中,你是诗词文赋,是翰墨丹青;是能烹制出 一碗香喷喷的东坡肉,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做岭南人”的谈笑风生的居士; 是泛舟于赤壁,享受清风明月,戴峨冠,着宽袍,飘然若仙的神人呀…… 如今,我更近地读你,才读出“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 洒脱背后,是“诗人例穷苦,天意遣奔逃”;“天涯何处无芳草”的旷达豪放之 中,又蕴涵了“九死南荒”的心酸人的多少眼泪! 你“亦奋厉有当世之志”,渴望“补天”,你发出的“持节云中,何日 遣冯唐”的呼唤似乎还回响在密州的上空。徐州抗洪,浚治西湖……你的“补 天”之才谁又能否认?可你的耿直,你“一肚皮的不合适宜”,令你失去了太多 太多世俗的荣耀与幸福。“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非诗能穷人,穷 者诗乃工。 ”我们是该憎恶你的政敌呢, 还是该感谢他们无意造就了一代文豪?! 你也有幽怨。你的抱负,你的野性,你的才华,使你成了缥缈的孤鸿 ——“高处不胜寒”哪。读你的空漠,更读你空漠里挥不去的孤高。“拣尽寒枝 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人要怎样修炼,才能达到你这样的境界呀,子瞻! 你说——“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不是的。不是的!九百 多年前,你就已在常州瞌然而逝,可你的诗非梦,词非梦,你的一切一切都不会 “如春梦了无痕”的。它们是那么深那么亲切的植入了多少人的心田啊。虽然有 朝云用她的红巾翠袖为你拭英雄泪,可是,当我枕着你的诗词入睡,仍“梦随风 万里”,梦接近千年……与你“携手折残红”的,还会是当年那个女子吗? 子瞻,其实你又何须女子的安慰。在《赤壁赋》里,我已看到了你从对 功业、文名与生命短暂的迷惘里走出的身影——“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 皆无尽也。”面对长江万顷,清风明月,你胸中已是一片空阔了悟。你也让无数 后人了悟:要享受生命,使生命与整个自然,整个宇宙结为一体,从而得到“无

尽”…… 子瞻,你的生命个体渺小有如沧海一粟,却让我最深切的读懂了泰戈尔 的一句诗:“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你飘泊的一生,不就如同 你的诗吗?——“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提到苏轼,似乎又有说不完的话。记得今年福建省高考的一篇满分作文《执 子与通子》提到了苏、辛。他将辛弃疾归为执子,即执着的一类,而将苏轼归为 通子,即通达的一类。对前者我没有意见,可觉得后者似乎值得商榷。苏轼是很 旷达的,看那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就知道了。可他的旷达,却是执 着者的旷达。如果不是因为执着,他不会有“一肚皮的不合时宜”;如果不是因 为执着,他不会被贬到岭南甚至当时的蛮荒之地海南岛;如果不是因为执着,他 的知心爱人朝云不会在唱到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时每每泣不成声……苏轼 的通达,正是因为他的执着而更令人肃然起敬! 我敬佩苏轼的执着,欣赏苏轼的旷达,可我更追慕苏轼那颗出于天性的 博爱之心。他的弟弟子由“尝戒子瞻择交”,苏轼却说:“吾眼前见天下无一个 不好人。”苏轼的可爱就在这里!因此,他虽然屡次受挫,可他的身边从来没有 缺少过亲情友情。即使到了海南,他也有忠心耿耿的朋友,热心肠的邻人。曹操 父子都算是风流人物吧,可谁会觉得他们可爱可亲可近呢? 陈廷焯《白雨斋诗话》曾言:“东坡之词,纯以情胜。情之至者词亦至, 只是情得其正,不似耆卿之喁喁私情耳。”我想,无论是博爱的东坡,还是孤高 的稼轩,感动我们的,归根结底,都是“情得其正”四个字吧。

沈德潜评柳宗元说: “愚溪诸咏, 处连蹇困厄之境, 发清夷淡泊之音, 不怨而怨, 怨而不怨,行间言外,时或遇之。” 林语堂评苏轼说:他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 书,一个厚道的法官,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大文豪,一个创意画家,一个酒仙, 一个小丑,但这不足以道出他的全部……” 苏东城和柳宗元,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同样为官,怀才不遇,官途崎岖,几经 贬谪,偶有小怨,仍豁然处世,同样胸怀宽广,豪情万丈。

宗元孤独感的这种气质,在苏轼那里更为深化了。仕途失意不仅造成东 坡对现实政治的厌倦,而且导致了他对整个社会人生的空漠之感。政治 可能退避,社会人生却无可逃遁。东坡深知这一点,故他热衷禅理却并 不去当和尚,向往“江海寄余生”却并不退隐林下。也正因为如此,他 的孤独感在柳宗元的孤峭之外, 透着更多的了悟人生而又难以解脱的苦 闷和伤感。这些,正是乐观旷达的苏轼为人忽略的一个侧面。《卜算 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这首词集中表现了苏轼的孤独心态: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 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此词作于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期间。词的整个意境是那样幽深静 寂,但缥缈的禅意之中,寄托着沉重的人生感喟;孤傲的意态里,流露 了对世事不能淡然释之的幽思。实际上,这深寂的禅境并非超然世外的 表现,内中深藏的,是“兼济”不成,“独善”不甘的抑郁。否则,不 必着意于“恨”有无人省,亦不必“拣尽寒枝”,汲汲于择木。黄庭坚 说这首词“语意高妙,似非吃烟火食人语”,“笔下无一点尘俗 气”(《山谷题跋·跋东坡乐府》),实为皮相之论。

人生失意主要是仕途失意,而这样的士大夫,多为正直之士,柳宗元被 长期贬谪,苏东坡也屡屡失途。但这并不能使他们屈心从俗,反而使他 们走向自己初衷的反面——“独善其身”。 这就是他们孤独感的表现往 往挟着傲气,带着禅思的内在原因。究其实,这是中国士大夫仕与隐、 进与退双重矛盾心理自我调节,以求内心平衡的一种表现。


更多相关文档:

对苏轼和柳宗元的评价

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 ,但苏轼的豁达、乐观却是柳宗元所难以企及的。他们 都曾放足山野,寄情山水,但柳宗元始终念念不忘的却是自身的遭际堪伤。所以, 即使看到...

苏轼为何看不起柳宗元

苏轼为何看不起柳宗元_文化/宗教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苏轼为何看不起柳宗元 苏轼为何看不起柳宗元 江雪 叶之秋 那么,为什么苏轼会对柳宗元这样一位为国为民的政 治家...

柳宗元苏轼

柳宗元苏轼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柳宗元苏轼游记的感物特色比较作者:方星移 摘要: 柳宗元苏轼都是善于描写山水的大家, 但他们的山水游记却有着不同的风格...

柳宗元_一代大师的悲剧人生

柳宗元_一代大师的悲剧人生_高三语文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宗元 一代大师...宋代几大家之中,欧阳修、王安石、 曾巩等人喜欢韩愈,而有着漫长遭贬经历的苏轼...

柳宗元诗词鉴赏

苏轼论唐人诗,以柳宗元和韦应物相提并论, 苏轼论唐人诗,以柳宗元和韦应物相提并论,指出他 们的诗, 发纤秾于简古, “ 寄至味于澹泊。 见 书黄子思诗集后》...

苏轼

苏轼为“唐宋八大家之一” (唐宋八大家: 韩愈, 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 宋词豪放派创始人,也作婉约诗词。 公元 1037 年 1 月 8 日,...

柳宗元谪居永州与苏轼谪居黄州期间心态比较

柳宗元谪居永州与苏轼谪居黄州期间心态比较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柳宗元苏轼同在唐宋散文八大家之列,在文学上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但在仕途上却不甚顺利,...

柳宗元

李煜如此,苏轼如此,柳宗元也如此。 ● 作家档案 柳宗元: 773 年— 819 年 字号:字子厚;因为他是河东人,终于柳州刺史任上,所以人称“柳河东” 或“柳柳州” ...

唐宋八大家之苏轼(1)人见人爱苏东坡

苏轼是天才加全才,这个特点在“八大家”当中是具有 惟一性的。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们可以再接着掰着指头算,你像韩愈、柳宗元、欧阳修、王 安石、曾巩、苏洵、苏辙...

柳宗元《江雪》赏析

是诗亦写江雪中的渔翁,但造语平常,更乏境界, 作者并没有把自己的主观意识与鲜明的个性熔铸进去,所以苏轼批评他是“村学 中语”,而称赞柳宗元末尾两句,说是“...
更多相关标签:
柳宗元 | 江雪 柳宗元 | 柳宗元的作品 | 柳宗元简介 | 柳宗元 江雪 赏析 | 柳宗元是哪个朝代的 | 渔翁 柳宗元 | 柳宗元传 |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