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作文 >>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读赵静波
几几:生如罂粟之绚烂
(罂粟花,一般为白色、粉红色、紫红色或黄色,色彩艳丽。花期 4~6 月。果期 6~ 8 月。蒴果卵状球形或椭圆形,熟时黄褐色,孔裂,棕褐色。罂粟是制取鸦片的主要原料, 同时其提取物也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如吗啡、蒂巴因、可待因、罂粟碱、那可丁。被称

为 “魔鬼之花” 。——节录自“百度百科” ) 叛逆,疯狂,绚烂,这是罂粟的花语,也是青春的关键词。 几几,在青春的田野中,你是一颗刺眼的野麦子,当他们结满沉甸甸的穗子垂首不语, 你依然固执地将一头乱发刺向阴霾的天空。 我恍惚看见你身边麦穗纷纷落地, 只有你结出一 枚鲜红而危险的果,那是罂粟的颜色,像一道流血的伤疤。 不知为什么,你会那样疯狂地爱上荷兰,爱上激情的橙色。头发在校园里激起浪花,单 车在街道上划出虹霓,球衣在酒吧烧出火焰,那都是橙色,都是激情,都是疯狂。我猜,也 许你从小就爱上了荷兰,又或许是在无聊乏味单调平庸的高三岁月中寻找一丝缝隙,终于, 你选择了一条常人避之不及的不归路。 你是一个另类,你使我想起《呼啸山庄》中的希斯克里夫和凯瑟琳,他们肆无忌惮地燃 烧着自己的爱情,让世俗世界在他们的燃烧中瑟瑟发抖。但是,令我痛心的是,他们的激情 烧毁了自己,烧毁了别人,也烧毁了自己的子女。几几,你的激情终将烧毁自己。你是一朵 鲜艳的罂粟,傲然挺立在平庸的田野,只等农人的镰刀斩下,流尽你青春的鲜血。 你会后悔吗?我想不会。因为这世界上,除了有循规蹈矩的麦谷,天生英才的牡丹,隐 逸山中的菊花, 也有爱恨浓烈的罂粟。 正因如此, 这个世界才变得如此有滋有味, 丰富多彩。 当麦子在打谷场上履行自己的职责, 当牡丹在花园里享受他人的目光, 当菊花在山中潇洒地 漫游,罂粟将流尽一身的鲜血,带着毕生的激情,疯狂地离开人间。 弗洛伊德认为,死的本能是我们共有的,同一种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死亡冲动是人自 毁的欲望,驱使人走向死亡。人,往往会通过另一种死亡的变式,即某种轻度的自虐来满足 自己潜在的死亡冲动。几几,橙色是一把钝刀,你用它一次次的锯着自己的脖子,在疯狂的 痛感和快感中,你忘记了所有的不幸和烦恼。几几,你在服食那一枚汁液横流的罂粟果。如 果没有橙色,我想,你也会选择激情而浪漫的法国,或是庄严而神圣的德国吧! 逝水年华,几几总要长大,也许你会后悔青春的鲁莽,也许你会无所畏惧对自己负责。 这就是青春的代价, 一旦上路, 便不能回头。 我们每一个成人都是让田野生出罂粟的刽子手, 我们谁也没有资格用世俗的标尺去测量几几。 我们只能欣赏青春的绚烂, 因为我们都太世故, 世故地连疯狂一次的激情都消失殆尽。 我们只能沉思青春的定义, 并努力做一点力所能及的 小事,让孩子们的青春过得更幸福一点,让他们活得像一个真正的青年。 幸好,赵静波还为我们画了另一束同样绚烂的青春之花,足以慰藉我们的心灵。

静:罂粟开成虞美人
虞美人亦称田野罂粟,花瓣 4 片,通常为鲜艳的红色、橙色、黄色、白色, 虞美人 花未开时,蛋圆形的花蕾上包着两片绿色白边的萼片,垂独生于细长直立的花梗上,极 像低头沉思的少女。待到虞美人花蕾绽放,萼片脱落时,虞美人便脱颖而出了:弯着的 身子直立起来,向上的花朵上 4 片薄薄的花瓣质薄如绫,光洁似绸,轻盈花冠似朵朵红云 片片彩绸,虽无风亦似自摇,风动时更是飘然欲飞,原来弯曲柔弱的花枝,此时竟也挺

1

直了身子撑起了花朵。实难想像,原来如此柔弱朴素的虞美人草竟能开出如此浓艳华丽 的花朵。罂粟是制作毒品的原料,虞美人虽也有一定毒性,但不能用于制毒。——节录 自“百度百科” ) 小说中的“我”没有名字,我们就取作者名字中的一字“静”称呼她吧。 静是田野里那一株不安分的麦子。当其他麦子吸收着阳光雨露,茁壮成长时,她却 抽出了一支危险的穗。她会在凌晨偷偷溜进客厅看荷兰队的比赛,她也会一时冲动地去 酒吧看球,她会拒绝补习而不告诉父母,甚至,她会和男生一起在教室的楼顶诉说“死 亡冲动” 。 罂粟的汁液在她内心深处潜滋暗长,那一株善良单纯的麦子越来越尖锐,快要成为 一株野麦子了。 她的名字里有个“静” 。她终究不是罂粟。于是,我们看见那么多悬崖边的起舞。她 去酒吧疯玩,却没有穿橙色球衣,仅仅带了一个橙色戒指;她并没有疯狂地跟着几几去 蹦迪;在楼顶感受死亡,最后还是下去了……她在悬崖边走走停停,麦田里的守望者却 迟迟不来。天堂地狱,一念之间。看得我心惊胆战。 橙色拯救了静。荷兰队用悲壮的失败兜头浇醒了迷惘的她,而不是用胜利。几几唯 一的救命稻草被葡萄牙的巨浪打落水底,几几的落魄让静彻底清醒过来。原来橙色只是 一个梦,原来荷兰离自己十分遥远。梦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因为拥有你时我 已经挥霍一空。即使赢了又如何?当世界杯的帷幕轰然落幕,当橙色凯旋而归,几几和 静依旧要回归平凡的生活。 这棵野麦子,一夜之间长成了虞美人。 橙色的戒指给了单纯而善良的同桌,静再次走进了补习班。 尘归尘,土归土。 你说这是妥协,不,我说这是选择。 静毕竟不是几几,她是一株迟开的虞美人,缓缓地,在风中翩飞。 合上《橙色年华》 ,我还是最喜欢这句话: “顶楼很空旷,没有教室里那种深重的压迫感:头顶是蓝天白云而不是板着脸的天 花板,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而不是无聊的翻书声,身旁是个率真的男孩而不是乏味的同 桌…… ” 这是一个花园,不是麦田。 这是一个花园 , 不是麦田 。

吴涛写于 2011 年 10 月 11 日

2

橙色年华
赵静波 一 从成老师家出来时,天已经黑了。记得进去时才是傍晚,天边还有片片云霞。我知道, 我以后再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了。 成老师委婉地叫我下次别来他家补习了,理由很简单:我补了一学期,补前考 74,补 后考 76——满分 150。 我这样一个数学白痴占着他家一个宝贵的座位, 实在对不起成打地往 他家挤的学生。 我自始至终都很平静,他说完我就准备走人。成老师叫我听完这节课再走,我笑了,径 直走出去,看都不看他一眼。 二 我在外头溜达了两个小时,发信息叫几几出来。N 城的夜晚不宁静,也不热闹,不冷不 热实在很郁闷。 几几也不回我的信息。她这家伙大概又窝在网吧和男生打 CS 了。十点回家,妈妈拿来 冰好的西瓜汁和剥好的荔枝肉。 "钱给成老师了吗?" 我猛地想起兜里还有今晚准备交的 600 元。"交了!"我大口吃着,含糊地说。 12 点收到几几的信息,她果真才从网吧出来,问我去不去陪她蹦迪。 欠扁!我关机,睡觉。 凌晨 2:30 起来看欧洲杯,德国 VS 荷兰,我是死心踏地的荷迷。轻手轻脚关上爸妈的 房门,打开了客厅的电视。踢得没我想像的惨烈,甚至略带沉闷,我看得无聊可又舍不得离 开。我打开手机,有几几的信息,她正和一帮子球迷在"船长"看球。幸福呀!我身上这件橙 色球衣在这个冷清的客厅里实在带不来半点激情。 三 和几几是在那个叫"船长"的酒吧认识的。那会儿是日韩世界杯,我最爱的荷兰队连决赛 圈都没进。百无聊赖的我被朋友拖到"船长",帮她为无趣的英格兰打气。我没敢穿橙色,怕 别人笑话,可我还是固执地戴了枚橙色的戒指。橙色,让我感觉踏实。 在一群白色中,几几的橙衣很醒目,她正和邻座吵架,我可以清楚地听到她明亮的嗓音 ---"荷兰是无冕之王,英格兰不就靠小贝的脸蛋混人气,哼,我今天就是来看他们怎么给踢 回家的!" 我对这个爽朗的女孩一下子充满了好感, 那时仅仅出于同对荷兰的喜爱---天下荷迷是一 家! 那天英格兰真让巴西给踢回去了。好友耷拉着脸一言不发,我却兴奋异常。我不讨厌英 格兰,只是为几几的言中而高兴。 我穿过人堆找几几, 还没开口她就冲我笑了。 她看到了我左手无名指上夸张的橙色戒指。 后来,我们成了朋友,直到死党。 几几高我一届,是个极有个性的女孩。这届欧洲杯开赛前一个月,她就把头发挑染成橙 色, 在学校里着实轰动了一下。 那好几簇明艳的橙色随着她的走动跳跃着, 美丽又充满激情。 没有老师管,对于高考在即的学生,老师总很仁慈,也是出于对考生情绪的照顾,所以几几

3

才可以放肆地将橙色进行到底。 几几说她的运气太好了,今年的欧洲杯要到高考结束才开始。 我说我的运气霉透了,到时候赛事正酣我却正为期末考试奋斗。 我可以想像今晨的"船长"有多热闹,几几的橙色一定飞扬全场。 我打了个哈欠。 四 第二天放学,我看到几几在校门口等我。这家伙,还记得我? 打电话告诉妈妈,成老师说晚上要补习,不回来吃饭了,然后和几几去 KFC。 我大方地请了几几,几几笑得很灿烂,说,我本来想请你的呢。 不聊球赛是我们之间的小约定,我们不愿感觉是球友关系。 问几几考得怎样。她吸了几口可乐说一般般,本一没戏了,本二吧!实在上不了本科就 上民办呗。反正不都一样,上不了大学就不活了? 我呵呵干笑了几声,上不了本一我不跳楼都不行。 得知我被姓成的"开除"了,几几哈哈大笑,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大方,太棒了,以后你既 可以利用上补习的时间出来 happy 又可以理直气壮问家里要学费了。 不过姓成的凭什么不要 你,你从不到一半上升到超过一半,已有很大突破了! 我爆想把喝了一半的可乐倒到几几头上,可心疼那 T 恤的橙色,饶她了。 10 点时我要回去了,几几说她的生活才刚开始:先到网吧拼 CS 再去"船长"看球…… 我嫉妒得两眼冒火,什么世道呀! 我在台灯下对着数学卷子发呆,我知道成老师不要我是对的,我这种成绩实在有损他" 特效补习班"的英名,与其在他家一群佼佼者中滥竽充数,还不如回家睡觉。我不怪成老师, 真的不怪他。 我看到桌角那枚戒指,几年前买的了,可仍然光洁如新。我把它套在左手无名指上, 是的---橙色让我觉得踏实。 五 还没熬到欧洲杯结束,高考分数就出来了。我有几几的考号,颤抖地拨通了咨询电话。 听到分数时我快瘫了: 尽管还不知道本科分数线, 可我明白几几考的那点分数连上民办都悬 了。 很快我就收到了几几的信息---"分数出来了,342,无所谓,日子照旧。" 我无声地哭了,因为几几的失利,也因为她过分的无畏。 学校里这几天全是考生和家长---忙着填报志愿。高三的老师已供不应求,高二的也出 动了。课间去食堂买可乐,看到成老师被好几个家长围在中间,挥汗如雨。我自顾自地喝冰 可乐,爽毙了! 我们一时间多出了不少自习课。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堂自习了,我感觉再这么耗在教室 里等于慢性自杀。叫同桌陪我去楼顶吹吹风,她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切!这种人,上课 打个哈欠就是犯罪,还指望她逃课? 后面的何维说我和你去吧。我们很放肆地奔出教室,直奔顶楼。楼梯上很安静,只有 我俩在游荡。 顶楼很空旷, 没有教室里那种深重的压迫感: 头顶是蓝天白云而不是板着脸的天花板,

4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而不是无聊的翻书声,身旁是个率真的男孩而不是乏味的同桌…… 我说我想住这儿不走了。何维很开心地笑了,他说学校也太不小心了,学生这么容易 就可以上房顶,万一哪个想不开从这儿跳楼怎么办。 我忽然想,如果考不上本一就从这里跳下去吧。感觉好恐怖。 吹了一堂课的风,终究还是下去了。 同桌抬抬眼镜说老班回来过一次,瞄了几眼就走人了,估计认为你们去 WC 了,没事 的。 我看着这个有着单纯面庞的女孩,她虽然乏味可真的很善良。 六 荷兰艰难地挺进 1/4 决赛,又艰难地进了四强---艰难! 今晨是荷兰 VS 葡萄牙。我早早地抄完作业套着球衣躺在床上发呆,想着荷葡之战原 本无趣,想着几几飘动的橙发,想着房顶微风吹过的惬意,想着那个男孩笑容的明朗…… 床头的手机开始振动,是几几---"出来看球吧!" 我合上手机,想不理她。她似乎总会忘了我是高三门槛上的人。可我却怎么也平静不 下来,于是爬了起来,匆匆回复了"好,'船长'见"。 感觉自己好像疯了。 已临近午夜一点了,我想了想,戴上戒指,轻手轻脚出了家门。这也许是我生平干过 的最疯狂的事了,我有点叛逆有点狂野有点倔强,可还是父母心中乖乖的女儿,老实上课, 老实回家……只是这些"老实"有点儿假。 我骑车直奔"船长"。马路上很安静,偶尔几辆出租车从身边开过,零星的便利店有凌 晨电视节目的声音传出。 "船长"门口停了好多自行车,我一眼看到了几几的,当然是橙色的。 昏暗的酒吧里夹杂着啤酒与烟草的味道, 墙边的"大背投"已调到了 CCTV-5。 我看看手 表,还有一小时开赛。 几几坐在吧台喝冰啤,一边喝一边和旁边的球迷侃,她不喜欢菲戈永远凝重的表情, 也不喜欢葡萄牙深红球衣的老迈。我们是橙色的拥护者,橙色,带给我们火焰般的激情,也 带给我们脚踏实地的踏实。 我拍拍几几的肩膀,她看到我时咧开嘴笑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今天勇敢了?不 怕爸妈吼你? 才不怕,我说,运气好的话不会被发现的。 球赛开始了,电视机的亮光使我可以隐约辨出荷迷和葡迷。我大口大口喝着冰水。几 几淡淡地说,我觉得荷兰会输。 我愣了一下,说才怪,荷兰高手多到没法上,橙色永远不败。 可才看了上半场我就知道几几的预言又要成为现实了。冰水在我体内涌动,我一阵哆 嗦。几几说,陪我出去吹会儿风吧,头疼得很。 我站了起来。"船长"的门外丝毫感觉不到里面的热闹,我们靠着墙,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几几点着了一支烟,一小丛火光狠狠地亮了一下,随即只剩下烟头那闪动的火星了, 忽明忽暗,在风中闪烁,闪烁。 没事的,德国世界杯荷兰肯定拿冠军!我说,忘了我们之间是不谈球赛的。 几几忽然蹲下去哭了,指间还夹着点着的烟,一闪一闪,恍若此刻她摇曳不定的脆弱 内心。 我要去上职业学校了,几几说,我爸叫我复读一年,我不想,与其再熬一年还不如干

5

脆点儿。明年我连 300 分都考不到。 我想到几几的那条信息,平淡得近乎残忍。几几表面上什么都无所谓,灿烂的笑容有 如火热的橙色可以融化一切冰霜。 但其实她是在乎的,手机信息无法传递那握着手机的人的泣不成声,就像橙色今天也 会哭泣。 几几抬起了头。知道人们为什么把荷兰队叫做无冕之王吗?它强大,可它总登不上世 界之巅;它有无穷的希望,可希望成不了现实就叫空想。什么无冕之王,不过是对失败者的 安慰罢了! 我也哭了。这些日子,我只是自欺欺人地用橙色把种种危机掩盖起来,告诉自己:这 就是个性!这就是洒脱!这就是我!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我吗?没有底气的橙色像缺少燃 料的火堆,终会变得冰冷。我如此清醒地看到这个现实,正如几几如此清醒地意识到荷兰的 失败。几几手指间的烟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那一点微光也消失了,只有黎明前的黑暗沉重 地压在我们单薄的身躯上。 荷兰果真输了。"船长"里的荷迷垂头丧气地走了,只剩下一堆葡迷在激动地敲桌子。 你快回去吧,五点前回去应该没事的。几几叫我走。 天似乎要亮了,我可以看清几几的脸,红肿的眼角让我心疼,靠墙蹲着的她保持着悲 哀的姿势,脆弱而无望。 七 我居然平安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盖上了被子等待六点闹钟的响起。 黑眼圈有些严重,不过谁都会以为是为学习熬出来的。 我打算利用上课时好好补充睡眠,何维用书敲敲我的脑袋,凌晨看球的吧,荷兰输得 不漂亮呀!你爸妈同意你去"船长"? 我诧异地看着他,仿佛不曾认识。 呵呵,我也去那儿了,你怎么看了一半就闪了,还想打个招呼的…… 我没有说话,趴在桌上睡觉。 发现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那戒指,我摘下来准备放进兜里。 这戒指真可爱!同桌说。 嗯,买了几年了。你喜欢? 很好看呀! 送你了!我爽快地把戒指放在同桌手中,她的手很柔软,很温暖。 同桌雀跃得像得到玩具的孩子。橙色很配她,尽管她没有疯狂的激情。 八 期末我数学考了 81,仍很烂,可开头数字至少从 7 字升到 8 字开头了。 开完班会我想一个人去楼顶吹风,经过三楼时遇到了成老师。他说暑假你还是过来上 课吧, 数学不好高考很吃亏的, 补习就算没太大用处可总比不补好点, 你那么聪明学得好的! 我微笑着拒绝了成老师。但是我说,真的很感谢你成老师。 我真的很感谢他。 决赛中,"黑马"希腊"黑"到了底,神话般夺冠,震惊世人。 我用兜里仅剩的几百块钱在一个挺有口碑的补习学校报了个数学班,我还是没有告诉

6

爸妈我早不在成老师家补课了。 去那儿上课的第一天,我看到了何维以及其他一些同学,何维还是坐在我后面。我笑 嘻嘻地说真巧,他说对呀,我们又是同班了,什么时候逃课去这儿的楼顶吹吹风? 有时我会很想念那枚橙色的戒指,就像想念几几一样。左手的无名指偶尔会赤裸得寒 冷,因为缺少了橙色给它温暖。 深夜,我发信息给几几,你在哪儿?你好吗? 梦中的我,仍戴着橙色的戒指;几几的橙发,美丽依旧。 我们终会老去,也终会忆起那些曾经属于我们的激情飞扬的橙色年华。

7


更多相关文档: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罂粟开成虞美人——读赵静波《橙色年华》 ——读赵静波几几:生如罂粟之绚烂(罂粟花,一般为白色、粉红色、紫红色或黄色,...
更多相关标签:
虞美人和罂粟花的区别 | 虞美人 罂粟 | 罂粟和虞美人的区别 | 虞美人与罂粟花区别 | 虞美人是罂粟吗 | 罂粟与虞美人区别 | 虞美人和罂粟 | 罂粟花 虞美人 |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