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作文 >> 打野食

打野食


滇南坝子里的人都以大米为主食。大屯一队每个知青基本口粮 仅稻谷就有三百七八十斤,还要加上工分粮,工分粮按挣得的工分多 少来分,一个工分一般计一斤左右,所谓一个工分就是十分。男知青 出一天日工可以挣得十分,女知青八分。小麦、玉米、蚕豆、豌豆、 红薯在大屯坝子产出不多,集体户偶尔磨点麦面做顿面耳朵汤,用麦 子换几把挂面吃一餐酱油、辣椒干拌面,撮十来斤大米换些米线拌凉 米线吃??,都同

寻常百姓家一样,也就是偶尔改善改善伙食。在我 们集体户,老玉米、红薯等粗杂粮只是用作猪饲料。但煮红薯喂猪的 时候,从灶上咕嘟着水泡、热气腾腾的大铸铁锅当中挑好的红薯当宵 夜吃吃,却是每个知青都喜爱的。当年的红薯都是沙地、山坡地里种 的,上的农家肥,对杂粮生产队还舍不得追化肥、喷农药,故品味是 现在的红薯不可比的。在灶火上煮着的一大铸铁锅红薯中捞出来的透 心滚烫大红薯,味道甜美,无论男女生都爱吃,狼吞虎咽,常常噎得 翻白眼、倒吸气、打响嗝,捶胸顿足,都得大家哄堂大笑??。在小 小白炽灯昏黄的光影中,弥漫着温热蒸汽和红薯甜香味的小厨房里, 一群红光满面的男女知青或围站在灶旁、 或蹲在楼梯上, 吃着煮红薯, 吹着牛皮,互相调侃,开怀大笑着,天井上方黑幽幽的夜空星星闪烁, 寂静的村庄,只有蛙鸣虫吟,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间或一串龙竹随 风摇曳摩擦出的唧唧??嘎嘎??声,集体户这一幕温馨的场景令人 终身难忘。 集体户日常的伙食除了米饭,看家的下饭菜就数盐、干辣椒, 还有米汤。在云南农村都用攀枝花树解成的松软透气的木条箍的大甑 子蒸饭, 先在大锅里把米煮至半熟, 连同米汤一起舀到竹编的筲箕里, 滤掉米汤, 再把米饭倒入甑子蒸透蒸干, 香喷喷的米饭就可以享用了。 通常知青都是捧个大搪瓷碗或大口缸,盛上满满一碗饭,泡上米汤, 就着干辣椒哗啦上两大碗。干辣椒多数是女知青去集市上挑选买来的 辣味重、皮厚、深红熟透的尖细新鲜辣椒晒干的,每次焙一大碗摆在 大灶台上,各人随便拈。焙干辣椒要在煮好饭,灶里只剩微火的时候, 先在大锅上抹少许菜油,待油锅冒烟时抓几把干辣椒洒在锅里,用大 锅铲嚓嚓嚓??地翻炒,到辣椒主体变成棕色即可起锅,焙炒过程香 气呛人,起锅后撒上盐粒,非常下饭,男女生都喜欢。知青集体户的 食油,全靠政策照顾。按政策规定,刚下乡的知青,在第一年内,每 个月可以从镇上的粮店买二两菜油,我们户有六个小知青可以享受这 个照顾,算是比较富裕的。 蔬菜的来源和社员一样,主要靠种自留地。当时像大屯公社第
1

一生产队这样的农村,土地已经很紧张了,人均水田不到一亩,种菜 的自留地一般每人仅有两分左右,还有部分山坡上的红土地。但老队 长对知青很照顾,从集体的饲料地里,划拨了菜地沟、粪塘等都配套 齐全的三四晌园地给知青种菜,并且还交待知青只要种好,要想增加 菜地,还可以再划,随便大家种。但对种菜,只有刚下乡的新知青有 兴趣,新来的小知青在带队干部的指导下,收工后就忙着挖地、整地、 垄沟、打塘,只要能弄到的菜秧、种子,白菜、花菜、茄子、番茄、 辣椒、萝卜??什么都种,每天浇水、施肥。可每次收获总是寥寥无 几,不是因为水浇多了叶子疯长不结果,就是肥施多了烧蔫吧掉,或 者是生虫、烂芯、烂果??,每种一茬不够大家吃几餐的,所以新知 青来干一茬就泄气,菜地又丢荒一年,社员看着都可惜。能维持下去 的,只有韭菜这种懒庄家,韭菜不容易生病,还耐肥,水多浇少浇几 次也无大碍。只要把韭菜根按行栽在酥松平整的土地里,行间施上猪 圈肥,再泼些大粪水就种好了。然后每天日落后用水瓢从菜地沟里舀 水泼一遍即可。到韭菜长到两三拃高可以吃时,用镰刀把茎以上叶条 割下食用。根保留在地里不动,在行间用薅刀松松土、再施肥、浇水 又继续生长??。这样轮着从地头往地尾割,割到地尾最后一行,地 头的又长成了。所以,韭菜是集体户最常见的蔬菜。除了众人皆知的 凉拌韭菜,集体户里大多是烧韭菜汤。烧一大锅开水,滴几滴熟菜油, 把韭菜切成寸段洒在开水里,加上盐和味精即成,用这个汤换换米汤 泡饭,味道很鲜甜。有时也在地里撒些散白菜籽,发些小白菜苗煮汤。 夏 秋 季 节 还 可 以在 院 里 爬 在 臭 椿树 上 的 藤 蔓 上 采摘 些 挂 着 的 丰 收瓜 炒吃或烧汤。 偶尔知青也会出门顺手捞点别家地里的时鲜蔬菜解解馋,这个 知青不叫“偷” ,叫“拿” ,可见知青还是知道要面子的。最主要的是, 顾虑到可能对前途带来的不良影响。通常也只是拿点辣椒、葱姜、芫 荽之类的佐料,以免惹起公愤,让队领导知道谁干的可不妙。通常的 情形像这样,值日做饭的女生要炒菜了,一看没有佐料,当然实在没 有将就了是常事。但刚好在季节上,菜地里到处都有的时节,就喊: “喂,小戴,克(去)拿点青辣子来,老子今天炒点青椒洋芋丝给你 们盅盅” “你妈的,只会使老子,不会叫别个该,楼上不是还挺着好 。 几根?”被喊的虽然骂着人,但人已经从后围墙的豁口跳出去了。等 这边洋芋刮洗好,正切着丝,拿辣椒的转回来了。衣兜、裤兜里掏出 不少青辣椒,噗通、噗通??扔进洗菜盆里。做饭的女生一瞥辣椒成 色,说: “小眼睛还不瞎,没有把些嫩果果揪回来了” 。拿辣椒的说: “揪你妈根头,下次不要再喊老子克” 。女生说: “你整日不出工,在
2

家捂猪头,不喊你克喊哪个?” 集体户做饭是采取轮值的方式,把所有成员编成组,每个组值 日一星期。每组一个男生、一位女生。男生负责到村中的井里担水、 劈柴、砸煤块,以及掀大锅生火、往大锅水里放甑子和饭蒸熟后再抱 出来,其它洗刷、炒煮等细活女生做,男生打下手,还负责陪着聊大 天,有机会参谋几句或露上一两手三脚猫式的做菜功夫。但这种值日 方式经常会因为内部吵闹或有的知青耍赖偷懒而时断时续,到 1977 年恢复高考和开始招工考试时,有的知青常常回城复习功课,值日表 也就不断被打乱。知青群体已是人心惶惶,值日做饭在多数集体户都 基 本 上 荒 废 了 ,演 变 成 三 三 两 两的 合 心 组 打 伙 对付 着 最 后 的 知 青生 活。 知青都在十几、二十来岁,年轻力壮,正是长身体、能吃东西 的时候,天天只吃米饭就米汤、干辣椒,缺少油荤,成天感觉潮心寡 辣的知青们,在物产丰富的广阔天地里,自然要千方百计设法弄些荤 腥饮食,聊补饥馋,因此知青集体食堂不时也有开荤的时候。最过瘾 的首数杀猪,其次还有夹黄鳝、逮鱼、秋收尝鲜等等。 首先说说宰猪和杀猪饭。当年社员宰猪按政策得吃一半交一半, 也就是宰一头猪,自己只能吃半头,得按政府的收购价或兑换杂粮, 交半头给国营的副食品公司。知青有照顾,不用执行这个政策。但知 青养猪不得法,出产不多,一年顶多宰两头,碰到 猪瘟或者不知怎么 猪丢了,则一头也没有。知青养猪,先在生产队的养猪场挂账,把小 猪崽抱回来,知青到生产队的烤酒厂打酒、碾米、换挂面等都是挂账, 年底分红时集体户全体成员平摊了扣还,当然女生不愿意摊打酒钱, 酒主要是男生喝的。 小猪崽从小就喂精饲料, 不同于社员的传统喂法。 社员在猪小的时候,为了让它充分长架子,主要是喂用牛皮菜、红薯 藤、其它烂菜叶、野菜拌少许米糠或麦麸煮的青饲料,到要屠宰前二 三个月才添加玉米面等精饲料催膘。知青懒于种青饲料、剁青饲料、 煮猪食,因此每天就用米汤、淘米水拌些玉米粒、米糠、剩饭喂猪, 有的时候再扔点菜叶、烂瓜果、红薯给猪吃。猪都放养着,到处乱逛, 时常窜到社员的自留地里偷吃蔬菜,常有被棍棒打甚至镰刀挖伤了的 伤痕。集体户的一头半大的黑毛猪就是被镰刀挖伤了,口子不大,三 四指宽的一条细缝,但总也好不了,不得不提早宰了,一看伤口尽然 有一拃左右深。 此后, 社员的猪窜到集体户里来偷吃猪食盆里的包谷, 一旦被知青撞着,跑得不快就被关在院子里挨一顿狠踹。从小就喂精 饲料,使得知青养的猪架子都不大,但比较肥,滚圆滚圆的。生产队 的社员都纳闷: “怪 B 事了” 。知青这么喂猪还能养活,要是社员家的
3

猪像这种喂法,屎都拉不下来,皮肤还要生病,根本活不了。现在回 头想想,知青喂猪的方法有点类似西餐的搞法,或许与人一样,从小 这么喂就适应了。再就是知青的猪不是每天都有吃的,有时收工后大 伙都累了,一进屋就躺在床上,挨到天黑尽,肚子饿得咕咕叫,仍无 人起来做饭,一帮疲倦之极的青年男女,谁会去料理猪呢?所以这么 吃一天饿二三天的,怎么喂猪也不会积食便秘。试想,要是现在的人 像知青喂猪这么吃饭,恐怕吃什么都不至于患高血压、痛风、肥胖等 这些吃出来的病,根本不用忌口。按习俗,知青集体户宰猪一般都是 知青自己抓猪绑猪,请农村的杀猪匠操刀,包括刮毛收拾等等活计。 报酬就是一挂猪肠子和一笼猪肺,还有一起吃顿杀猪饭。按惯例,杀 猪饭要邀请邻近集体户的同学、好友,最主要的还有生产队的支书、 队长、会计、民兵排长、记工员、要好的青年社员等等,大块吃肉, 大碗喝酒,每次都要干到夜深,喝倒几位方休。请过客之后,一年养 成的猪基本吃掉了大半,剩下的切成拳头大的块,炼成油炸肉放在瓦 缸里,锁在库房中,由生活委员管着钥匙,每餐给值日生连油带肉舀 一碗,肉切成片,混着油串荤炒菜、煮菜汤,或者在甑子头上蒸热, 一人分一勺拌饭吃。 这样有油有肉的伙食, 宰猪后可以维持一两个月。 夹黄鳝对于知青是又好玩、又能饱餐荤腥的美事。夹黄鳝的夹 子用一米多长的竹条制成, 如同一把大剪刀, 用铁丝或螺丝钉做支点, 支点前夹黄鳝的一段刻成锯齿状,以免鳝鱼滑脱,但锯齿不能太尖, 太尖容易把黄鳝夹断了。照明多用矿山井下用的煤石灯(当地群众把 电石称作煤石) ,这种灯明亮耐久,风吹不灭,灯、电石可以到附近 矿山去弄,这样就省了电池钱。个旧是著名的“锡都” ,这一带矿山 遍布,文革期间管理松懈,只要找位在矿上工作的同学或朋友,灯、 电石都能拿到。还得带一个竹编的笆箩或者袋口有拉绳的布袋子装黄 鳝。适合夹黄鳝的季节在每年插完秧、秧苗返青后的 十几天内。此时 田水仅一巴掌深,秧苗尚未发棵,苗间稀疏,能够清晰地看到水底泥 面上的任何东西。 到了夜晚, 一轮明月从黑魆魆的大山后面爬上来时, 银色的月光洒满了整个坝子,秧田反射着月光,好似一面面明亮的镜 子。田野里稀疏分布的村寨,几点昏黄的灯火,竹影婆娑。道路和沟 渠两侧一行行的桉树,排列整齐,随风摇曳。田埂、田间的小路如白 昼般清晰可辨。此时的稻田里,白天捂在泥里的鳝鱼、泥鳅、小虾、 螃蟹??全都爬到泥面上来活动了,在平复如绸的灰黄色泥面上,犹 如芝麻大饼上的黑芝麻粒,星星点点布满了稻田。那时化肥农药用得 少,野生的鱼、虾、蟹、蛙还很多,野生鳝鱼黄黄的,不像现在人工 养殖的,黑漆漆的吓人。同时,田里水蛇也不少,但很好辨别。常见
4

的水蛇,一种是翠绿色的,五十公分左右长,两公分左右粗细,三角 脑袋,尖尾巴,脖子上有鲜红的一圈,社员称作红脖子蛇,有剧毒。 这种水蛇很敏感,听到脚步声或水的扰动就马上游走了,没听说谁被 咬着过。一种是黑色的,整体像鳝鱼,但脑袋尖尖的,明显比身体大, 不像鳝鱼整体是流线形的。这个有危险,不小心容易和鳝鱼搞混了。 但水蛇和黄鳝在行为上的差别容易区别,水蛇在水里憋不久,都停靠 在田埂边,身体泡在水里,脑袋露出水面,搭在田埂脚的泥土上,等 着吃小青蛙。黄鳝大多远离田埂,卧在水底一动不动。还有就是手电、 煤石灯光照到蛇头上时,蛇眼睛是亮的,黄不黄、绿不绿、阴森森的 两个小亮点,而鳝鱼的眼睛根本看不见。万一夹到了水蛇也不要紧, 水蛇一旦被夹着,立刻就会张开血红的口、吐着信子乱咬,一看便知, 这时只要手上一使劲就把它夹断了。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三三两两的 男社员、知青就开始出动夹黄鳝了,农村妇女不参加这种活动,但常 有活泼好动的女知青跟着去。男社员都是单人行动,独来独往,自己 夹自己背,效率高、收获大。知青则不然,常常是一人在前面夹,一 人跟着背笆箩或袋子,帮着取和装黄鳝,同时当陪伴。夜里灯光下, 黄鳝、泥鳅都不大动荡,只要动作轻柔一些,一夹一个准。社员一般 只夹黄鳝,知青则黄鳝、泥鳅都夹,当然泥鳅太短,不容易夹到,只 是顺带夹着玩耍。夹黄鳝每晚最多能干到半夜,过后气温降低、开始 下露水,加之人在水田里活动,都光着脚,裤管挽到大腿上,有的冷 浸田能把人陷到屁股墩,寒气中人坚持不久。而且到半夜时,黄鳝、 泥鳅也逐渐钻回田泥中去了。很多社员夹了黄鳝是要在第二天赶早拿 到镇里的街子上卖的, 卖到钱补贴家用、 或者买点猪肝或肥肉给老人、 小孩吃,当年农村夜盲、贫血症很多,猪肝可是珍贵补品。而且社员 常说做鱼虾吃费油,或者家里有不起油,太腥气不好吃。知青都是自 己吃,而且等不得过夜,当晚就整。为了吃鳝鱼,提前就将定量油都 攒起来了。 晚上满载而归, 途中顺手在不知谁家的自留地里拿些大葱、 生姜、韭菜等佐料,女生们白天还从地埂上采来不少野薄荷洒上水养 着,买好了酱油、昭通酱、花椒、干辣椒,换来了挂面,有时还从邻 居家讨来碗酸腌菜。男生则早已安排人从生产队酒厂赊来一二军用水 壶包谷酒藏着。干这种活计是集体户全体成员协调配合最好的时候, 划黄鳝、洗泥鳅、担水、摘菜、生火等等都有人主动分担。当然,划 黄鳝是技术活,刚从田里夹回来的黄鳝,非常有劲,又滑又扭,生手 抓都抓不住, 不用说还要把骨头内脏剔干净, 且不能把肉划烂划丢了, 所以只有老知青能干得了。知青集体户做黄鳝的方法简单快当,起大 锅旺火,将菜油烧到冒烟,先炸花椒、干辣椒至香脆呛人,再下姜片
5

爆一下,接着倒入划好的鳝段、洗好的泥鳅,大锅铲翻炒至变色发卷, 围清水至淹过黄鳝、泥鳅肉,淋上些咸酱油,加少许昭通酱,盖上锅 盖煮至汤浓味香,撒上葱花、韭菜、薄荷,搅拌均匀后即起锅,装入 面盆上桌。大盆黄鳝、泥鳅肉冒着喷香的热气,肉段表皮色泽金黄, 肉色雪白,点缀着红、黄、绿佐料,浸着酱色浓汤,色香味俱佳,肉 质鲜嫩紧实,富有弹性,非常好吃。就着大碗包谷酒开摔,真是欢天 喜地无忧愁啊! 吃完肉, 喝干酒, 接下来往一大锅滚水里 “沙啦啦??” 下几大把挂面,每人用黄鳝汤汁拌上一大碗,浇上红油辣椒,夹上一 撮酸腌菜,干畅淋漓,饱餐一台,然后倒头酣睡到第二天中午。可想 而知在那个缺吃少喝的年代,这种干法有多来劲。但是由于夹黄鳝要 踩坏不少的秧苗,生产队支书、队长知道了必然要严厉训斥,被记在 小本子上也说不准,只是人民公社大锅饭,没有人爱管闲事、讨人嫌, 因而能钻空子悄悄干干。并且也不是每次出动都有足够的收获,适宜 的季节也不长,所以夹黄鳝一年也就有那么二三次。 逮鱼主要是春季在大屯海借着水草裹鱼。每年载完秧后,大屯 海里的水基本放完了,在湖底的许多区域,积水仅有三五十公分深。 之前在深水中漂摇的水草,失去了湖水的浮托,此时都瘫在浅浅的积 水里,堆积成厚厚的一层,犹如泡在水里的烂棉絮,也分不清是水泡 着草还是草包着水了,水草中就藏着不少大大小小的鱼虾。裹鱼就是 若干人围成一圈,均衡地把水草如同裹被子一样从周围向中间翻卷。 裹的整个过程中水草形成的包围圈不能形成缺口,以免给鱼提供逃跑 的通道。等包围圈在中间合拢时,所有的鱼也被集中驱赶到一起,好 似收紧的渔网一样。众多大小鱼儿在水草上或浅水里跳跃、挣扎,这 时 用 尼 龙 线 编 的手 抄 网 或 竹 编 撮箕 就 可 以 捞 鱼 了。 裹 鱼 的 圈 子 围多 大,主要看人的多少,太小没有几条鱼,太大累不动,而且裹不紧、 裹不严,最后前功尽弃,鱼儿都跑了。裹鱼好玩,但也是一项很艰苦 的劳动,踩在齐大腿深的水里翻卷水草,头上烈日当空,湖面春风劲 吹,最多能坚持五六个小时,去一趟回来没有不蜕皮的。我们集体户 每趟要去七八个人,围二三个篮球场大的圈子,一趟围两圈,能收获 三四十斤鱼。鱼主要是鲫鱼,偶尔夹杂一两条花鲢、草鱼、鲤鱼。大 鱼都随水撤到了水深的集引水沟或湖中的深水区,只有用挂网、拖网 才能打到。集体户逮回来的鱼,个大的乘着新鲜,剖好洗净,起油锅 煎一下,加进清水,放入辣椒、姜片、葱花,煮成清汤鱼,大家尝鲜。 小的则沿背脊剖开,背脊肉厚,这样剖容易腌透,不易变质。剖好的 小鱼,不能沾水,撒上酒、盐、花椒、辣椒、刮好的红糖末,拌均匀 后,一层一层码放进瓦罐中,腌三四天,然后摊倒厨房的瓦顶上晒干,
6

收在透气的竹箩里,每餐取一些用菜油焙香了做下饭菜,鲜香酥脆。 此外,农村生活虽然艰苦,但生产队的基层干 部大多数是关心 社员生活的,无论什么季节收获的粮杂蔬果,首先要按人头分一点给 大家尝尝新。比如,中秋节到了,每人要分三五斤新鲜毛豆、花生、 毛芋头尝鲜,按当时的政策规定,粮食、油料这类东西不能私自在自 留地里种,只有生产队分才能尝得到。有时还有半只肥鸭子,一二斤 石榴。 这些都是生产队干部在上交国家统购计划前, 自行其是先分的。 全队社员欢天喜地,规规矩矩排队签名或按手印领取,知青集体户也 派两三名代表去排队领取。通常知青集体户的一份担回来后,女生总 是先按人头把自己的份额,挑好的再称了分出来,各自拿走,当天或 第二天赶公社的班车带回家去。男生大多是把剩下的时鲜杂粮蔬果大 锅煮了,鸭子黄焖了,然后喝酒,饱餐一顿。所以,连社员都说: “妈 的,还是生姑娘好,巴(顾)家。之些好吃懒做呢男知青,尽是些小 陀神。干活懒眯日眼呢,还要咂烟喝酒。 ”的确,在生产队里,女知 青的人缘比男知青要好得多。 每到中秋节,整个坝子秋高气爽,夜空里明月高悬,各村寨集 体户都有酒有菜。女知青都回家了,留在集体户的男知青,酒饱饭足 之后,一时不甘就睡,吵吵嚷嚷出门,窜寨子玩去,找其他寨子的知 青,凑凑热闹。我们集体户留守的几位,一般就顺序挨个窜窜三四公 里内的邻村知青集体户,喝喝酒、吹吹牛,打探点新闻故事、小道消 息。往往各个知青集体户都留着几位不回家的,在白炽灯泡昏黄的灯 影里,有些寨子断电,点着蜡烛或煤油灯,一大盆整只的黄焖鸭子, 一筲箕煮熟的花生、毛豆、芋头,有的户还有几块社员给的蒸糕,大 喇喇的摆着几大腕、几大茶缸白酒,来了就坐下一起喝,水烟筒、卷 烟自个拿, 石榴随便嚼, 这些在每户都差不多。 当时在知青中号称 “天 下知青是一家” ,到哪个集体户只管随便。当然主人吃什么,客人也 就吃什么,日常就是冷饭一甑子,没啥特殊。要想吃酸腌菜下饭,得 去问主人有没有,有就给一点。通常女生藏着有,得厚着脸皮去讨。 睡觉吗?有空床就睡,没有就再窜个寨子。知青都知道脾气,来的是 不是知青?进门、说话,立刻就知道了,不会错的。喝烈性包谷酒、 高粱酒,对于大多数老知青而言,已经学会了,是真的享受。但刚下 乡的小知青,大多是装模作样,除了被辣的够呛,品不出什么好滋味, 酒量更谈不上,还得一年后再说。但在大伙面前不敢丢份,不能让弟 兄们认为没有汉子气。所以,跟着老大哥们,窜进每个寨子的知青集 体户都瞎灌几下。两三个寨子窜出来,能喝不能喝的都已经是踉踉跄 跄的了,沿着乡间的土路,借着月光往回晃。凭着一股酒劲,往常躲
7

着哼哼的黄色歌曲也唱出来了。其实所谓黄色歌曲,也就是邓丽君的 《美酒加咖啡》 《何日君再来》之类。这些歌都是从半导体收音机短 波段的澳洲广播电台偷听来的。 当年谁会想得到, 这些被禁止的歌曲, 差不多半个世纪过去后,还能广为传唱。一路走、一路闹,所过之处, 寨子里的狗吠此起彼伏。听到狗吠,一伙人更兴奋,又打口哨,又扯 着嗓子乱叫: “喔火、喔火??” ,引得周围一个接一个寨子的狗跟着 吠,满坝子到处狗叫。一个人说要撒尿,一伙人跟着都要撒。知青都 是民兵,我们集体户被编成一个机枪班,参加过正规的军训。因此, 喊出的口令像模像样: “预备用枪!举枪!瞄准!放! 。大伙一字排 ” 开在田埂上,对着稻田冲,冲的水面哗啦啦响,水花一长 串。站在空 旷的田野中,仰望无垠的夜空,呼吸着清凉的空气,秋风习习。嗨呀! 农村真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呀。 尝新的东西也不是都鲜新,秋收后最先分的稻谷常常如此。那 时生产队几百号人集体劳动,最忙的春播秋收真是名副其实的抢种抢 收。秋收开始后,几天中就把几十、上百亩田里的稻谷收到场院上来, 稻谷垛子堆得像小山似的,脱粒机三班倒不停地打谷子,众多社员围 着扬场、翻晒、剔草、装袋??。这个季节常有天公不作美的时候, 时断时续的连阴雨下上几天。已经丰产的稻谷,眼看着垛子顶上、底 部的全浸透了水,两三天就沤成了深褐色。这部分谷子碾出来的米, 也带着深浅不等的茶色,社员叫做“清酱米” ,当地把酱油叫做清酱。 “清酱米”也不能浪费,只能分给社员自己吃,也算口粮,给国家上 缴的公余粮得是最好的,所以最先分的就是这些“清酱米” 。秋收后 出工,晌午在田间地头休息吃饭时,社员们打开带饭的铝锅、碗、饭 盒,都是一色的“清酱米” 。大伙调侃: “吃之根清酱拌饭,有味道, 省菜了。 ”真有望梅止渴的意境。 集体户有知青被派去守地也是尝鲜的好机会。守地只是守远离 生产队的山地,种的花生、毛豆、红薯、玉米。到果实快采收的 时候, 为了防止偷盗,就要派工去住守。由于远离村子,要全天住在山上的 草棚子里值守,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这个活计社员并不积极,往往 都会派到一两个老知青去,这对集体户也是个尝新的机会。守地的社 员都是自己带米、带锅碗在山上煮饭吃。知青特别,虽然守地的知青 也带着锅呀、桶的,但每天仍有两三个小知青去送晚饭。送饭的到了, 守地的先煮好了一大锅新鲜花生、青包谷等着,大家坐在地头啃一通 青包谷、吃些鲜甜的花生,陪着守地的知青吃过饭、抽几支烟、聊聊 天。到晚上十点左右,把一地的花生壳、包谷核、叶子等收拢在一起, 挖几锄头土埋了。收拾停当,告别了守地的知青,带着一袋花生包谷,
8

摸黑返回集体户,给在家的知青宵夜。知青的行为,队长肯定能够看 出痕迹,但对守地的知青和社员都一样,在地里吃一点没关系,但不 能往家里搬。知青这麽多人连吃带拿,量就比别人大了。为了不把痕 迹弄得太大,拿花生、包谷什么的往往是东掰一包、西拔一丛的,不 集中在一块拿,所以在百十亩山坡地里,也不容易看出大的破绽来。 再就是有知青被派去参加挑担子,往公社粮库上交花生、蚕豆等好吃 的,或者上山种花生、黄豆时派知青挑运种子,出工的知青也会借机 想法子装一饭盒带回集体户来,让大伙解馋。有时也会约两个女生在 路上等着,挑担子的知青快到约定的地点时,逐渐落在队伍后头,等 前面的队伍走远了,也就和取货的女生碰头了。这时女生把带来的帆 布书包往装满花生的谷篮里一抖,双手往包里捋,捋不进去了,立起 来再往里捧,非得装到满满的。急得挑担子的男生跳脚: “差不多就 得了,小姑奶奶些,贪心不足蛇吞象,担子都成一头翘了,存心让老 子当贼该?” 整个过程有点像梁山好汉智取生辰纲。通常,女生干 这些事比男生沉着。这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女知青老练,比男知青 会办事;二是社员对女知青有同情心。比如拿菜,男生往往只图方便, 不管是蔬菜队地里集体的菜或是社员自留地里私家的菜,就近捡好的 顺手就拿,这样就侵犯了诸多社员,盯着的人就多,不做贼心都虚。 女知青则不然,只拿蔬菜队的菜,对自留地秋毫无犯。对社员而言, 你只要不拿我自己的就与我没有什么大关系,大集体的,谁管得着哪 个多、哪个少的,所以女知青拿菜不招众人记恨。而且蔬菜队守地的 都是大爹、 大爷一级的老社员, 青壮年社员还没有福分干这份好活计。 这些大爹、大爷,宅心仁厚,对女生富有同情心。因此,即使被撞着 了,也凶恶不起来,更不会去告小姑娘的状。

9


更多相关文档:

打野食

打​野​食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在​南​方​农​村​,​饥​饿​难​耐​时​,​总​能​想​法​打​...

奇谈人物系列

他老婆带女儿回娘家几天,他和一个哥们儿去 洗头房打野食。本来要在外面做了就做了,偏偏他那个哥们儿要带了小姐出去。出去聊天喝 酒,到了二半夜,却要寻地方。...

对面的男人看过来

雄激素分泌过多的那些壮男,到一些灰色地带偶 尔去打打野食。 我们不必讳言性的话题,文明的时代,性的欲望既不尴尬,也不下流,它和我们的衣食 住行一样,是生活...

多重身份的尴尬处境

如果不能从制度上、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怎么能指望一支靠收罚款、吃杂粮、打野食 筹措经费的公安队伍很职业地安分 一场游戏引起的乱象丛生 ——考评导向扰乱人心 ...

男人心中的

第十六,纵容你开着名车出去打野食儿,纵容你将其他女人带回家共事一夫,自己却绝 不出轨。 第十七,发现你出轨后亲自下厨给你加餐,补养你的身体,并从此不再主动...

三字词语

打野食 打游击 大锅饭 大老 粗 大路货 戴帽子 单相思 胆小鬼 刀子嘴 倒胃口 捣蛋鬼 地 头蛇 吊胃口 跌跟头 顶梁柱 顶牛 定心丸 丢面子 东道主 豆腐心 独...

32.孤鸾煞

有的女子则因身虚 体弱受不了精力绝伦的丈夫之要求,对房事常予拒绝逃避,先生只好向外发展打野食。 也有太 太为先生讨小老婆代劳者,最后还是多离异分飞。 男女...

大陆贵妇涌到台湾买春 不乏老板妻子女强人

男盗女娼 官贪妻娼 请问还招人不 精英男人(山东临沂市) 25 楼 当官的那个不是情人一大群 情人多了回家交不了公粮官太太只能出去打野食了 官太太在 家里找...

绩效管理作业 对话易中天

易中天全神贯注地解释了自己是偶尔打野食的圈 养动物、是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而不是孙猴子。在被问到专业的时候,易中天 表示自己是流窜,但是很敬重历史这一行...

文德老兄

俺虽然不至看的太空, 但也基本同意文德老兄的分析,最近一直小仓操作以打野食为主。忽然想到万一 本博朋友中还有仓位较重的朋友,却就难办了。想想有点怕怕,连忙...
更多相关标签:
打野食是什么意思 | 水蛇 | 打野视频 | 野食 | 草食性打野 | 食草型打野 | 肉食打野 | 肉食性打野 |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