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意美音美形美林语堂译浮生六记诗词楹联赏析

意美音美形美林语堂译浮生六记诗词楹联赏析


2011 年 6 月 第 28 卷 第 3 期

枣庄学院学报
JOURNAL OF ZAOZHUANG UNIVERSITY

Jun. 2011 Vol. 28 NO. 3

意美 · 音美 · 形美
— — 林语堂译《浮生六记 》 — 诗词楹联赏析
陈慧敏
( 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 外语系, 福建 福清 350300)

[ 摘

要] 古诗词楹联是久经岁月沉淀的思想精华, 是中国文化的瑰宝。由于中西语言和文化的差异, 要将其翻译成英

“三 文, 对任何一位翻译家都是一种挑战。古诗词楹联翻译是艺术, 是再创作。本文根据许渊冲先生提出的诗歌翻译 , 《浮生六记》 美论” 摘取林语堂 译本中的诗词楹联, 与布莱克( Shirley M. Black) 的译法以及白伦( Leonard Pratt) 和江素 惠的译法进行比较分析, 看看中国的古诗词楹联是怎样在译文中再现其艺术美的。 [ ; ; ; 关键词] 诗词楹联英译 “三美论” 林语堂 《浮生六记》 [ H315. 9 中图分类号] [ A 文献标识码]


[ 1004 - 7077(2011)03 - 0113 - 04 文章编号] “ , 《 图根据 三美论” 摘取林语堂 浮生六记》 译本中的诗词楹联, 与布莱克 ( Shirley M. Black) 的 译 法 以 及 白 伦 ( Leonard Pratt ) 和 江素惠的译法进行比较分析, 看看中国的 古诗词楹联是怎样在译文中再现其艺术美 的。 林语堂在《论 翻 译》 提 出 了 翻 译 的 中 通顺和美。他把翻译当成 三条标准: 忠实、 一门艺术, 认为“ 翻译于用之外, 还有美的 一方面须兼顾的, 理想的翻译家应当将其 以 工作做一种艺术。以爱艺术之心爱它, 对艺术谨慎不苟之心对它, 使翻译成为美
[5] 。 ( P332) 也就是说, 术之一种” 他认为译者在

一、 引言
古诗词楹联是中国文化的瑰宝, 是久 经岁月沉淀的思想精华, 其特点是形式简 洁、 平仄讲究、 音韵和谐、 对仗工整、 语言优 美、 想象丰富、 意境深远, 融意美、 音美和形 美于一体。然而由于中西语言和文化的差 异, 要将其翻译成英文, 并唤起英语读者和 我们一样的审美体验, 谈何容易! 许钧对 : 古诗词 此有这样生动且恰如其分的评论 “ 曲翻译之难, 恐怕不亚于李白在古时所感 ” 叹蜀道之难。
[1] P2) (

古诗词楹联翻译是艺术, 是再创作, 这 已经成 为 诗 歌 翻 译 界 的 共 识。
[1] P1) (

许渊冲

— 提出 了 诗 歌 翻 译 的 最 高 境 界 和 标 准—— “ , 三美论” 要求“ 译诗要在不失真 的 条 件 下, 可 能 传 达 原 文 的 意 美、 美、 尽 音 形
[2] ” ( P3) 在 诗 词 楹 联 英 译 中 “ , ‘三 美’ 美。 各

揣 翻译过程中不仅要忠实于原文的内容, , 摸体会原文的“ 字神句气和言外之意” 使 译文通顺达意, 而且要做到内容和形式的 使 统一, 译 文 生 动 传 神。在 翻 译《浮 生 六 中的诗词楹联时, 林语堂在最大程度上 记》 保留和再现了原文的音美、 形美和意美, 做 到了神形兼似。

, 意 自发挥不同的作用且缺一不可; 其中 ‘ 美’ 为 重 要, 是 诗 歌 翻 译 的 灵 魂 和 精 最 它 髓, 包含了原诗的内容和风格, 展现了原诗 ; 音美’ 和‘ 形美’ 次之, 体现了诗 的意境 ‘ 歌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体裁所拥有的特点 和特色, 留 诗 歌 特 有 的 韵 律、 奏 和 形 保 节
[3] 。 ( P38) 但 如 果 三 者 不 可 兼 得, 则“最 重 式”

二、 诗词英译
[6] P4) ( ( 1) 秋侵人影瘦, 霜染菊花肥

。 意美, 音美次之, 最后是形美” 笔者将试
*

[4 ]

Touched by autumn, one’ figure grows s

[收稿日期] 2011 - 03 - 17 [作者简介] 陈慧敏( 1982 - ) , 福建莆田人, 女, 福建师范大学福清分校外语系教师, 文学硕士, 主要从事翻译理论与实践研究。

· 113·

枣庄学院学报

2011 年第 3 期

slender, Soaked in frost, the chrysanthemum
( blooms full. [6] P5)

选词遣 句 上 看, 者 认 为 林 译 更 胜 一 筹。 笔 林语堂不仅译出了对偶形式, 而且使译诗 和原诗一样对仗工整, 每行十个音节, 展现 音韵及意义的巧美。 出形式、
[6] P18) ( ( 2) 清斯濯缨, 浊斯濯足

Invaded by autumn,men are lean as shadows; Fattening grows lush. but dew.
[7] P4) (

on

frost, chrysanthemum

When the water is clear, will wash the I tassels of my hat, and when the water is muddy,I will
( wash my feet. [6] P19)

We grow thin in the shadows of autumn, chrysanthemums
[8] P5) (

grow

fat

with

the

If the water is clear—wash your cap strings;
( If it is muddy—wash your feet. [7] P11)

原文为《浮 生 六 记》 者 沈 复 之 妻 陈 作 《 芸所作。芸生性聪颖, 幼时听人诵读 琵琶 , 行》 过耳不忘, 后来根据记忆对书挨字而 认, 才开始识字。芸在刺绣之余, 渐渐学会 了吟诗作词。沈复虽然在书中仅引陈芸诗 中一联, 但芸之才情可见一斑。 原诗用字洗练, 短短数十言便将深秋 时节人影消瘦、 菊花娇艳的凄美图景惟妙 惟肖地勾勒出来。从形式上看, 原文为五 对仗严谨, 清新工整, 读来富 言对偶诗句, “ ”“ ”“ , 瘦 、 美” 染 , 人影 、 菊花” 相对 “ ” “ 相 “ 对。顾正阳认为 用相同的句型或结构, 一 致的时态, 大致对应的字或词译出对偶诗 是 比较理想的, 因为它既忠实于原文 句” “ 的意义, 又忠实于原文的形式; 即显示了内 。 容的美, 又展示了形式的美”
[1] P290) (

I could ‘ wash my hat strings in it when and wash my feet in it when it is it is clean, dirty’[8] P15) . ( : 原诗出 自《孟 子 · 离 娄 上》 孟 子 曰: “ : 有孺子 歌 曰 ‘沧 浪 之 水 清 兮, 以 濯 我 可 ’ 孔 缨; 沧 浪 之 水 浊 兮, 以 濯 我 足。 ” 子 可 : 曰 “小 子 听 之。清 斯 濯 缨, 斯 濯 足 矣。 浊 ” 自取 之 也。 这 两 句 话 的 意 思 是: 孟 子 说: 可以洗我的帽缨; 沧浪的水浊呀, 可以洗我 ” : 的双脚。 孔子听了说 “ 弟子们听好了啊! 水清就用来洗帽缨, 水浊就用来洗双脚, 这 ” 都是因为水本身造成的。 这句话的言外之 意就是: 水的用途有贵有贱( “ 濯缨” “ 与 濯 ) 是因为水有清有浊; 而人有贵有贱、 足” , 有尊 有 卑 何 尝 不 是 由 自 己 造 成 的 呢? 后 来, 人们便用“ 濯足濯缨” 这个成语比喻人 的好坏都是由自己决定的。 原诗简短精悍, 言约意丰。三种 译 文 均采用排比句式, 忠实地传达了原诗内容, 然而由于译语读者不熟悉中国文化, 只译 出字面意思, 势必会在他们理解诗句的深 层内涵方面造成一定的障碍。值得一提的 是, 伦、 素 惠 在 书 后 详 加 如 下 注 释 白 江 erman,that is here quoted from Mencius. Arthur Cooper explains the reference as meaning that while one cannot escape from the everyday world,one should still retain a portion of oneself unsullied by it ( Li Po and Tu Fu, trans. Arthur Cooper, Penguin, 1974) . A later version of the story from the Chu Tzu poetry,or gave the Pavilion of the
[8] Waves its name. ” ( P267) 这在很大程度上填

, 秋 、 霜” , 侵” 、 “ : 有节奏感。其中 “ ” “ 相对 “ 从前 有 个 小 孩 子 唱 道 ‘沧 浪 的 水 清 呀,

在原诗句中, 体现意境的关键字眼分 “ ”“ ”“ ” “ , 别是 侵 、 染 、 瘦 、 美” 因此这四个 字的选词尤为重要。林语堂和布莱克的译 法 相 似, 们 分 别 选 用 动 词“touch ” 他 和 “ soak , invade” “ ”“ 和 fatten” 来翻译“ 侵” 和 “ , “ 染” 并将 秋侵” “ 和 霜染” 分别用过去分 词短语的形式译出。对于“瘦” 和“肥” 二 字的英译, 他们并没有像白伦和江素惠那 “ , 样, 按字面译为 thin” “ 和 fat” 而是深得原 “ lean” “ 。林语堂还在译文中添加 和 lush” “ 了 grow” “ 和 bloom” 两个动词, 使其符合英 语的语法, 从而使译文显得更加生动。而 白伦和江素惠的译诗则稍显逊色: 从形式 上看, 译诗略显呆板, 缺乏生气; 从达意方 面说, 现 了 机 械 的 字 面 硬 译, 外 将 出 另 “ dew” 霜” 译为“ 也不能将菊花不畏严寒, 傲霜 怒 放 的 意 境 展 现 出 来。纵 观 三 种 译 文, 不难看出, 林译与布译各有千秋, 但从

slender” full” 、 “ From an ancient Chinese fable about a fish诗意境, 将其分别译作“ 和“

· 114·

陈慧敏

意美·音美·形美

补了译语读者文化背景知识上的空白。他 楚辞 们之所以添加最后一句注解是因为《 ·渔父》 中亦有云: 渔父莞尔而笑, 鼓枻而 : 乃歌曰 “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濯吾缨; 去, 。但他们将译 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吾足” 诗融于句子中, 无法在形式上再现原诗之 美, 造成译诗表现力不足的问题。而布译 和林 译 则 难 分 伯 仲。从 语 言 繁 简 程 度 上 看, 布译相对而言每行用词较少, 保持了原 诗的简洁风格。而林语堂则巧妙地让译诗 压上了尾韵, 弥补了诗句简约程度上的不 足, 从而使译诗读来更具节奏感。
[6] P54) ( ( 3) 兽云吞落日, 弓月弹流星

And heart.
[6] P73) (

gently

stir

the

longings

in

her

They arouse within me Spring ’ sweet s sadness And in her heart revive the parting ’ s
( pain. [7] P53)

They arouse my springtime wistfulness,
( and ensnare her wandering fancy. [8] P57)

古代诗人往往通过各种方式强化抒情 如运用双声、 叠韵、 叠音、 象声等 诗的韵律, 来构造和谐的音调, 原诗便是如此。该诗 为沈复 咏 柳 絮 之 句, 中 “春 愁” 字 声 其 , 两 ; 母相同, 运用了双声法 “婉转” 和“缠绵” 韵母相同, 运用了叠韵法并压尾韵。诗句 读来颇具音乐感, 予人以音乐美。但这些 音韵美在译诗中却难以体现, 唯有“ 春愁” 二字的语音修辞美通过压头韵的方式得到 了合理的移植, 即: 林 译“spring sorrow” 和 “ s 。细细推敲, 布译 Spring’ sweet sadness” 笔者认为林译和布译在用词上较为准确, 使得原诗的深层意境得以忠实传达, 而白、 江二人的译法却略显生硬, 特别是后半句 “ ensnare her wandering fancy” 似乎偏离 了 诗词原意。从整体上看, 林语堂处理得最 不 和 为细 致, 仅 在 诗 中 添 加 副 词“softly ” “ gently” 更加生动地传递原诗内涵, 而且在 “ 和 in 诗尾增补介词短语 in my bosom” “ her heart”使语义更加准 确、 晰。译 诗 总 体 清 上呈排比句式, 对仗较为工整, 抒情如原诗 般细腻温婉, 耐人寻味。

Beast - clouds swallow the sinking sun, And the bow - moon shoots the falling stars.
[6] P55) (

Wild - beast clouds have swallowed the setting sun, and now the moon’ bow shoots the falls ing stars. the stars.
[7] P32) (

Beast - like clouds eat the setting sun, bow
[8] P43) (



like

moon

shoots

falling

这是沈复与其妻芸在日落时一起观看 晚霞 夕 照 随 意 联 吟 的 佳 句。原 诗 新 颖 别 致, 精巧绝妙, 凡读过之人无不为它的独特 构思 而 拍 案 叫 绝。三 种 译 文 看 似 相 差 无 几, 细细读来, 笔者认为林译比其它两种译 文略胜一筹。原诗描述的是自然现象, 所 以译文宜用一般现在时, 布译第一句用的 是现在完成时, 译文读来不够流畅。而白、 “ eat” set” , 江二人将 吞” 和“ 落” 译为“ 和“ 显然不 如“swallow ” 和“sink ” 得 形 象 生 来 动。林语堂的译诗基本对仗, 栩栩如生地 “ 再现了 状似野兽的云将落日吞掩, 如弓形 的弯月将流星弹落” 这一奇思妙想。其中, swallow the sinking sun” 压头韵; 另外, 在短 s] 短两句诗 行 中, 音[ 以 及 与 之 相 谐 的 辅 [ dz] [ 音及[ 音出现的频率极高, z] 音、 ts] 共有 9 个, 多个摩擦辅音的运用, 使得译诗 在诵读时琅琅上口, 充分体现出诗歌的音 韵美, 增强了译诗的感染力。 ( 4) 触我 春 愁 偏 婉 转, 他 离 绪 更 缠 撩 绵
[6] P72) (

三、 楹联英译
楹联是题写在楹柱上的对联, 是中国 一种独特的文学艺术形式, 有如下特点: 其 一, 字数相等, 断句一致; 其二, 平仄相合, , 音调和 谐, 统 习 惯 是“仄 起 平 落” 即 上 传 联末句尾字用仄声, 下联末句尾字用平声; “ 其三, 词性相对, 位置相同, 一般称为 虚对 , 虚, 实对 实” 就 是 名 词 对 名 词, 词 对 动 动 词, 形容词对形容词, 数量词对数量词, 副 词对副词, 而且相对的词必须在相同的位 置上; 其四, 内容相关, 上下衔接, 上下联的 含义必须相互衔接, 但又不能重复。 可以 楹联艺术是中国文化的一朵奇葩, 要想 说, 成功地将其翻译成英文, 译出其内涵与形 《 式之美, 其难度可想而知。下面是 浮生六
[9 ]

They softly touch the spring sorrow in my bosom,

· 115·

枣庄学院学报

2011 年第 3 期

记》 中唯一的一对楹联: 何时黄鹤重来, 且共倒金樽, 浇洲渚千 年芳草。 但见白云飞去, 更谁吹玉笛, 落江城五 月梅花。
[6] P312) (

并茂。对联英译要想达到音形意的完美再 笔者认 现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细细品读, 为两种译文各具特色。白、 江二人将上下 对称排列, 使译文显得简洁 联处理成三行, 匀称, 且原联的内涵也得以忠实传递。而 林语堂则别出心裁, 颇具创意, 将译联两节 文字作对称梯形斜体排列, 上节与下节行 数相等, 尤其是每节后面三行, 词数完全相 且分词短语对分词短语, 介词结构对介 等, 词结构, 显得对称美观。
[10] P13) (

When the yellow stork comes again, let’ together empty the golden goblet, s pouring wine - offering over the thousand - year green meadow on the isle. and who will play the jade flute, sending its melodies down the fifth - moon plum - blossoms in the city?
[6] P313) (

另外, 译联中

golden goblet” 头 韵 “play the jade” , Just look at the white clouds sailing off, “ 压 压 半韵。译联总体上神形兼备, 有异曲同工 充分体现了林语堂自己提出的翻译 之妙, 要做到为艺术而美的要求。相比较而言, 林译读来似乎更为意味深长。

When will yellow cranes come again, and we empty our gold cups over old flowers on the islands? Now the clouds are flying past me, and who will play the jade flutes, over May plums by city and
( stream?[8] P247)

四、结语
林语堂充分利用和发挥译入语的各种 优势进行创造性翻译, 从而使诗词楹联的 英译达 到 了“意 美、 美 和 形 美” 统 一, 音 的 为译者从事诗词楹联的翻译提供了有益的 在翻译古诗词楹联时, 译 借鉴。总而言之, 者要在传达原诗意美的前提下, 尽可能传 达原诗音美; 还要在传达原诗意美和音美 的前提下, 尽可能传达原诗的形美; 努力做 到三美兼备。
[11] P100) (

原文为沈复在游武昌黄鹤楼时看到游 上联与下联对 客题于黄鹤楼的一副楹联, 言简意深, 以寥寥数语做到了文情 仗工整,

参考文献
[ 顾正阳. 古诗词曲英译理论探索[ . 上海: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1] M] 2004. [ 许渊冲. 新世纪的新译论[ . 中国翻译, 2] J] 2000,( 3) . [ 廖红. 解读诗歌翻译的 3] “意美、 [ . 2006,( 5) . 音美和形美” J] 攀枝花学院学报, [ 吴岳添. 许渊冲: 诗译英法惟一人[DB / OL] http: / / www. pku. org. cn / data / detail. jsp? articleID = 4156, 4] . 2005 - 11 - 24. [ 陈福康. 中国译学理论史稿[ .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5] M] 1992. [ 沈复著,林语堂译. 浮生六记[ .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6] M] 1999. [ Black,Shirley M. Chapters from a Floating Life [ .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7] M] 1960. [ 沈复著, 8] M] 2006. 白伦, 江素惠译, 汪洋海今译. 浮生六记[ . 南京: 译林出版社, [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外联局. 楹联习俗[ / OL] http: / / www. chinaculture. org / gb / cn_whyc /2006 - 09 /27 / content 9] EB . _86144_2. htm, 2006. [ 董晖. 老到圆熟出神入化——林语堂 10] — 《浮生六记》 J] 2002, 3) . ( 英译本赏析[ .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 [ 刘季春. 扬起创造的风帆——许渊冲学术思想研究[ . 山东外语教学, 11] — J] 2003, 1) . (

[ 责任编辑:吕

艳]

· 116·


更多相关文档:

翻译适应选择论视角下的林语堂英译《浮生六记》

和音韵的美,而且在译文中体会一种自然的 美学姿态,而这一切都源于译者自身的适应性选择与选择性适应, 下面以林语堂的《浮生六记》为例,讨论林语堂翻译适应...

林语堂翻译标准的实证分析

他提 出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须遵循三条标准,即忠实、通顺、美。本文以 林语堂作《浮生六记》为案例,试图发现林语堂是如何在翻译 实践中体现他的翻译标准。 ...

东风西渐_汇精传神——林语堂译《浮生六记》赏析

意美音美形美林语堂译浮生... 4页 5财富值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林语堂译< 浮生六记> 赏析 唐心洁 ,曾宇钧 ( 湖南 工程学 院外语外 贸系 ...

《马克吐温—美国的镜子》中的中英文衔接手段的对比和...

中的习语翻译 《儿子与情人》与《雷雨》中母子关系的对比 林语堂翻译思想探究——以《浮生六记》英译本为例 从目的论的角度分析英语电影片名的翻译 试论英语词汇...

英汉衔接手段的对比及其翻译——以奥巴马诺贝尔和平奖...

浮生六记》翻译赏析林语堂翻译策略研究 美剧网络字幕翻译研究 风筝在《追风筝的人》中的象征意义分析 论电影翻译中的创造性叛逆——以《肖申克的救赎》为例 ...

科技英语长句的结构分析与翻译

《围城》中隐喻及其翻译研究 28 电影片段在中学英语教学中的运用 29 从目的论看林语堂浮生六记翻译中增法的运用 30 A Humanistic Study on Charles Dickens...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