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余华荒诞小说的开端——《十八岁出门远行》

余华荒诞小说的开端——《十八岁出门远行》


余华荒诞小说的开端 ——《十八岁出门远行》 “我”行走了一天,既没找到旅店也没搭上车。直到黄昏才终 于搭上一辆载苹果的汽车,但汽车又很快抛锚了。突然出现一大群人 哄抢车上的苹果,我为了阻止他们被打得鼻青脸肿,而司机一副毫不 在乎的样子还嘲笑“我” ,最后司机把我的红背包也抢走了。遍体鳞 伤的“我”躺在遍体鳞伤的汽车里,认为此时的汽车正是“我”要找 的旅店。接着想起了在一个晴朗温和的中午,父亲给了一个红背包让 十八岁的“我”出门远行,去认识外面的世界。 《十八岁出门远行》成于 1986 年尾。它是一篇短篇小说,是余 华荒诞小说的开端。由此开始,余华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充满暴力和血 腥的荒唐世界。说它荒唐,它又似乎贴近现实;说它是现实,又觉得 太过虚幻。余华向我们展示的世界正是介于现实和虚幻之间。莫言曾 说余华是中国当代文坛上的第一个“清醒的说梦者” 。我觉得“清醒 的说梦者”这六个字概括得很精辟。既然是清醒的,那梦必定不是真 梦;既然说的是梦,那必定不是现实。 余华为何会形成这种写作风格呢?我想这和他的生活经历和创 作背景有关。 余华的父母都是医生,他自己也曾当过牙医,还在卫校学习过一 年。他虽然曾读过研究生班,但并没有真正上过大学,这些都对他之 后的文学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十八岁出门远行》的创作背景是“文革”之后,改革开放之前 这段过渡时期。 “文革”是文学创作的毁灭式时期,在经历了这场浩 劫之后,很多人的精神层面都出现了一些问题。余华的作品具有极大 的“杀气” ,从荒诞的世界中不仅反映出现实生活中人们那不可思议 的精神状态,更表达出对冷漠、暴力和血腥的真实世界的强烈批判之 情。虽然在表达上过于夸大而显得荒诞不羁,但也确实是现实生活中 曾出现过的画面,是缩影的放大化。 对于《十八岁出门远行》 ,刚读了前几段还以为是一篇写实的文 章, 但越往后读就越觉得晦涩难懂。 有很多现象都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根本无法想出个因果来。例如:司机起先很粗暴地推开“我” ,后来 又显得特别友好地请“我”吃苹果以及和“我”谈天说地,最后幸灾 乐祸地抢走了“我”的红背包。为什么会有这种翻天覆地的情绪变化 呢?我们无从得知,也许连作者也不知。还有,汽车抛锚后莫名其妙 地来了一大班抢劫者,之后发现司机跟他们也是一伙的。这其中有很 多疑点: 汽车到底是谁的?这些抢劫者是哪来的?司机跟他们又有什 么关系?对于这些疑团,我们完全找不到一点根据,只能放任它们成 为永远的迷。 原文中有这么一句话: “我不知道汽车要到什么地方去,他也不 知道。反正前面是什么地方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我们只要汽车在驰 着,那就驰过去看吧。 ”这显现出了叙事者的精神状态,他漫无目的, 不知何去何从,只是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命运安排去哪就去哪,没有 主观能动意识。就像我们现在有些人没有梦想,他们不知道将来的路 该往哪走、该怎么走,只是浑浑噩噩地把日子继续下去而已。 “公路高低起伏, 那高处总在诱惑我, 诱惑我没命奔上去看旅店, 可每次都只看到另一个高处,中间是一个叫人沮丧的弧度。尽管这样 我还是一次一次地往高处奔,次次都是没命地奔。 ”我觉得这两句话 很写实。我认为句中的旅店是代表梦想。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人总是不断往上追求自己梦想。当你达到之前想象的那个高度的时 候,才发现原来梦想不在这里。于是你不得不继续往上走,但是又一 次次失望。梦想是美好的,值得我们拼命追寻,但是真正想要实现又 不那么容易,只能鞭笞这人继续努力上进。 这篇小说很奇妙的一点就是它的叙事顺序。 “余华调动前后叙述 时间,使读者

赞助商链接
更多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