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学 >> 网王不二观--夜雨焚城(作者:朝仓渊)

网王不二观--夜雨焚城(作者:朝仓渊)


他说对不起啊初,游戏结束了呢。 他说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啊,你到底在幻想些什么呢。 他说没想到啊骄傲如你却还是逃不过俗世中人的情感套圈呢。 他说分手吧初,我已经觉得厌烦了。 明明灭灭的灯光,萧瑟的秋风,寂静的雨夜。 他身形单薄,独自站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梧桐。 “我还是太过自以为是了。 ” “我不想再相信任何人了。 ” “我讨厌秋天。 ” “结束吧。 ” “您好,这里是观月宅,有事请留言。 ” “观月前辈,我是裕太,请问我哥在你那里吗?他昨晚一夜都没回家。 ” “嘟.......” “喂?观月,你在吗?今天怎么没有来学校?我是赤泽,听到后请给我回电话。 ” “嘟.......” “初,我是二姐,秋季假陪我去北海道吧!有难得的红茶品鉴会哦,妈妈已经答应了! ” “嘟.......”

你曾经说我站在雪里很好看,你说初笑的时候像个天使呢,你说一起回家吧,你说我爱你啊 初。 你站在盛夏的香樟树下,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袖口卷起了一小截露出了白皙的胳膊;你栗色 的头发被风吹得飘动了起来,于是我看到了你如同天空一样的眼睛,那是我所见过的,最为 吸引人的眼睛,蓝的如此纯粹。 我忆起你掌心的温度,熟悉的触感,微微的干燥的温暖。 这些记忆似乎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扎了根,它们盘根错节的匍匐在我心脏的每一个角落里,而 现在只要我微微的想起一星半点我们在一起的回忆,好像连呼吸也暂停了一般。 像是水里的鱼,突然离开了赖以生存的碧溪,于是只能徒劳的张着嘴,等着死亡来临的那一 刻。 可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残酷,你怎么可以? 曾经的一切,果然都是演戏吗? 而我,不过是你报复的戏码里一个愚蠢到无可救药的笨蛋而已,是这样吧,不二? 是啊是啊,一定是这样没错了,我做过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就算是你这样对我也是应该的, 是啊是啊,我不应该有什么怨言的啊,我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你呢?就算是报复,我也是罪有 应得的,是吧。

一定是这样了。 可是,为什么心脏像是要爆炸一样呢?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曾经的一年里你所做的所有不过是 一场虚情假意的戏码,好像都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一样呢? 你说分手,你说你已经厌烦了,你用着你那温柔的声音却在对我说这最最残酷的话,而我什 么也做不了,我笑不出来了,我也不想去维持什么优雅的风度了,我只知道这个名叫不二周 助的家伙,这个和我交往了一年的家伙,这个我爱了一年的家伙,这个和我彼此手拉着手逛 遍了东京的每一个角落的家伙,这个曾经在夕阳下把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和我说着儿时趣事 的家伙,他离开了,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他站在河的对岸决然转身,毫不留恋。 而这个叫做观月初的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的躯壳一般,呆呆的看着,连一句挽留的话也说 不出口。 这该死的骄傲。

观月锁上了公寓的门,将电话切换到了语音模式。 黑色的伞,在秋天的雨夜里像是一团化不开的墨,伞下瘦削的少年有着一张小巧而精致的脸 庞,他的瞳仁那么明亮,又是那么的深沉,好似黑夜。 他静静的走着,迷茫的,没有目的地的,缓慢的走着。秋天的晚上还是有着几分的凉意的, 何况现在还在下雨。观月的脸庞那么苍白,毫无血色,嘴唇也有些青紫。 他紧了紧身上的黑色风衣,垂下眼睑的时候险些落下泪来。 这件衣服,他和不二一人一件。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一起去了京都做修学旅行,那时候恰好也是秋天,只是还不是很冷。到 了京都的第二天,天气却开始突然降温下起雨来,不二拉着他的手说是要去做一件很有趣的 事情。 “昨天出来买东西的时候突然发现的呢,很罕见的男生版情侣款哦~” ,他笑的一脸得意。 “初穿着真的很好看呢! ” 试衣间里这个家伙却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满脸无奈的说着一些很孩子气的话。 “初这么好看,出去的时候一定有更多的人看你了,我可是会吃醋的哦~” 当初说着那些甜蜜情话的人,如今又在哪里呢? 一滴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那么轻,却又那么重的砸在了地上,在观月的心中溅起了水花。 只觉满心的悲戚无处安放。 观月低着头苦笑,嘴角泛起了无奈的悲凉,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竟然在不知不觉里走到了 他和不二比赛的球场。 真讨厌啊这种感觉,真讨厌。 这种念念不忘的感觉,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这种心如刀割的感觉。 真的好讨厌。 明明自己已经被抛弃了不是吗?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虚假的玩意罢了,为什么不能释 怀?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像个傻子一样的游荡?你以为真的有人在乎你吗?你以为这样自我厌 弃就可以让他重新回到你的身边吗?你以为这样做真的有意义吗? 你还能怎么办呢?观月初,你还真是个,失败的人啊。

他收了伞,此刻雨也渐渐的停了下来,空气里满是秋天的凉薄气息,观月的双手已是冰凉。 轻轻的呼了口气,嘴角牵起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 黑色的呢。 不是蓝色啊。 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的样子呢,但是-观月伸出手来放在了自己心脏的地方。 但是-- 好在这里还有回忆。 我还不是一无所有-----即使这所有也是虚无。 自欺欺人的戏码从今天开始是不是又要上演了呢? 如果活在回忆里可以让我幸福的话,我也很愿意呢。 呐,不二,你看得见吗? 傻傻的观月初,你从来都没有爱过的观月初,他还是忘不了你呢。 所以,想要嘲笑的话,尽管笑吧,没有关系的。 有什么关系呢? 我从来,都是一个人罢了。 只是这个世界啊,就是这样的无情。 观月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雨,他抬起头来错愕的一秒钟,无奈的低下头来, 又重新打开了手中的伞。 但是就在他低着头的时候,一辆轿车疾驰而来,刺眼的白色亮光让观月猝不及防,等到反应 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只有那把黑色的伞,孤零零的呆在马路边,银色的伞架在暗夜里被反射出白色的流光,恍如 隔世。 雨还在静静地下着,这天地间,谁与我,共唱挽歌。 END


赞助商链接
更多相关文档:
更多相关标签:
网站地图

文档资料共享网 nexoncn.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0。
文档资料共享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email:zhit325@126.com